·设为首页
·给我留言
·加入收藏
  首 页 | 教学点滴 | 我心依旧 | 方法技巧 | 经济与社会 | 哲学与文化 | 政治与法治 | 文化生活 | 永远的6班 | 天使11班 | 试题集锦
游客
我的知识库
我的资料
加为智友
发送短消息
栏目导航
本站简介
我的教学观:
将政治课的理论与历史、社会、生活紧密联系起来,以自己渊博的知识、灵活的方法、创新的能力、全新的观念和一颗炽热真诚的心去赢得学生,而不是靠老师的权威去强迫学生学习。
我的目标是:
我的课堂永远都有最新的信息和最好的内容,带给学生理论的魅力、知识的活力、方法的潜力。
我的学生观:
“每个学生都是天使。”
“把我的真心放到你的手心。”
学生评价:
——我打心眼里佩服您渊博的知识,对事物深刻的见解,对政治课教学的独特的思考和对学生学习的远见卓识。在没有遇到您之前,很难想象古板乏味的政治课能如此生动活泼。
——在我将来长大成人,成家立业的时候,必定会记得这样一位老师,一个被我列为心中偶像的老师,一个与众不同的老师,一个博学多才的老师,一个时时都笑容可掬的老师,一个教我做人的朋友。
——生活在这个年代,能够遇到这样的老师是上天的恩赐,感谢有你!
——从来没有如此喜欢一位老师,从没有,直到你的出现!
同行评价:
——一开始只是百度了一个政治的课题,然后找到这儿来。到现在,上刘老师的政治园已经是我的习惯了。
——虽然你我素不相识,虽然我只是不经意的打开你的网站,但这已经足够让我重新审视我自己,重新给我自己的人生进行定位,重新给我的事业寻找落脚点。谢谢您!陌生而又熟悉的刘旺老师。
——通过你的网站已经向你学习了很久。你可能没有意识到,你的网站能改变很多教师。你对教育事业的热爱,对学生的挚诚,你的奉献,你的才华,甚至你所得到的回报,在让我们充满敬佩的同时,是无限的羡慕,同时也让我们很多人都能静下心来思考自己的行为。毫不夸张地说,你是我们的榜样,给了我们很大的动力,这些都不是一声谢谢能表达的。只有以无限的热情投入工作和生活,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刘老师,希望你的热情一如既往,希望你的生活更加美好!
——我是你政治网站的忠实“粉丝”哦。同样作为一名政治老师,你实在有太多地方让我佩服。每次看你的文章我都有很大触动,因为我理想中的政治教师就是像你一样的。很想很想像你一样,让学生在轻松自如的气氛下学好政治。
刘老师政治学园欢迎您!
您的关注、支持、留言、评论是网站发展的动力!
本站资料欢迎转载,但请不用于盈利,并注明来自本站(刘老师政治学园)!谢谢支持!
欢迎您用资助本站发展,如果您觉得浏览有收获,您可以通过微信给站长转帐1元,微信号码liuwang0303,感谢您的支持!
站内搜索
联系方式
·姓名:刘旺
·昵称:永远的2003-6
·QQ号码:290819514
·邮箱:290819514@qq.com
·PKM:www.liuwang.cn
访问统计
·今日浏览总数:3095
·昨日浏览总数:7547
·本月浏览总数:112448
·上月浏览总数:149495
·本站浏览总数:37470142
图标链接
  ·首 页成长岁月 → 内容正文
纯真年代——遥远的高三·八
点击:1495 评论:0 2006年5月22日 22:43 作者:孔庆东 智词:
文字大小【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 】 【可打印版本】 【关闭窗口

1980年我初中毕业,考入了哈尔滨市第三中学。哈三中在黑龙江省的地位,比北大在中国的地位还要崇高。因为北大还有其他的大学与之竞争,而哈三中在黑龙江则是宝刀屠龙,惟我独尊,别的重点中学一概拱手称臣,不能望其项背。80年代初期,社会上流传着什么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在重理轻文的大气候下,哈三中迟迟不开设文科班,于是,我和一些要考文科的同学,与学校展开了艰苦的斗争。

公车上书

高一的上学期一过,开不开文科班,就成为一个争论的焦点。想考文科的同学压力很大,顾虑重重,有的干脆放弃了念头。在这种形势下,我所在的高一·七班的想考文科的同学,提出了救亡图存的口号。我们这些十六七岁的少年,根据所学的那点粗浅的历史,一本正经地把校领导比作昏聩的清政府,认为只有自己起来争取,才能扭转局势,促使当局变法。我以个人的名义和全体名义,送上了两份意见书,言辞很激烈,还卖弄了不少文采和典故。郑滨和张欣也各写了一份。当全体意见书签名时,产生了一个让谁签在头里的问题。我记得自己十分狂妄地说: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始。要出事儿,我先兜着!便第一个签了。郑滨是个老阴谋家,说这样不好,咱们找几个大碗,画一个圆,都围着圆来签,就分不出先后了。其实我们的种种阴谋诡计都是多余,领导上早都知道谁是宋江谁是李逵。很快校长就请我们六位同学去谈话,我们既兴奋又紧张,自称是戊戌六君子。表面上气宇轩昂,实际上心跳的跟上体育课差不多。

周校长慈眉善目,满头银发。虽然60来岁了,仍修饰的风度翩翩,一尘不染,看得出年轻时一定是个英俊小生。他平常有两件事特别受到关大同学称赞。一是每天在腰里暗藏一把铁锤和几枚铁钉到各班巡视,一旦发现有活动的桌椅,便掏出暗器大展身手。他从来不问桌椅是谁弄坏的,兴致勃勃地干完,心满意足地离去。周校长第二件颇得人心的事是经常在周末和节假日组织老师们跳舞,那时跳舞还是很时髦的事。小流氓们跳舞时都要郑重其事地穿上新喇叭裤,觉得自己很高雅。正经人跳舞则是思想解放的标志。我们觉得由周来接见我们,大概是按人民内部矛盾来处理,心里说不清是放松还是失望。 周校长带着一种严肃的微笑说,你们的要求我们看了。

首先,你们的立场是错误的。你们称学校领导为校方,请问,你们是那一方?难道你们不是学校的主人翁,不是校方吗?你们甚至还称学校领导为当局,请问,什么叫当局?是国民党当局还是日本帝国主义当局?我14岁就参加革命,一辈子为人民服务,文化大革命都没挨过斗,到今天可好,我成了当局,你们干脆说我是刽子手,那多解恨呢! 我们六君子顿时觉得自己是六小人。慌忙向校长道歉,说我们错了,今后一定改。周校长说,学校现在决定,文科班不能办,但是考虑到你们的要求,可以利用一些放学后的时间,开一点文科的选修课,你们要是真心的,就报名选修。底牌亮出来,我们明白了,现在的关键是要先抓住选修课。经过宣传鼓动,报名选修的居然有一百多人,可是,选修课的教室被安排在地下室,夏天闷热,冬天酷寒,加上当局的分化瓦解,家长的威逼利诱,渐渐地人数少了,教室由两个压缩到一个。我们用鲁迅的话来安慰自己:队伍越走到后来,就越精纯。我们顽强坚持着,我们坚信当局的心也是肉长的。选修班的人数减到60左右就没有再减过。

又一个零下40多度的冬天过去了,我们的非暴力抵抗运动胜利了。几位校长都很感动,都说这些学生真不容易,真有骨气,他们考文科一定能考出好成绩。于是,就拆散了原来的8班,成立了一个新的8班——文科班。

十三棍僧

文科班不仅集中了全年级的大量精英,而且发生了数不清的趣谈逸事。首先是干部过剩。当过班长和团支书的足够组成一个政治局,班委和课代表俯拾即是。班主任左平衡,右解释,总算草草委任了一届内阁。我们班主任教语文,40多岁,长得很像那时的影星颜世魁,一张黑脸上布满杀气,永远穿着一身黑色中山装和一双黑皮鞋,拿这一本黑教案,我们管他叫老魁,管他上课叫黑手高悬霸王鞭

文科班虽然内阁整齐,人才滚滚,但班级的实际权力机构,或者说权力核心,是十三棍僧。那时电影《少林寺》风靡一时,我们班50多人却只有12个男生,于是加上老魁,就号称十三棍僧。别看男生只有12个,却有6人的成绩排在前10名。即使成绩排在后面的,也各有神通。

十三棍僧里,老魁自然属于恶僧。其余12人,用《核舟记》里的话说,是罔不因势象形,各具情态。我和肖麟是一对酸腐秀才。因为预习功夫好,上课不大认真。练习题发下来时,我们俩运笔如飞,往往最先做完。剩下的时间我们俩就说笑话,猜谜语,对对子。比如我出个白面书生吃白面,肖麟对花脸和尚扮花脸;他出个春江花月夜,我对个秋水艳阳天;我出个自古小人先得势,肖麟对向来大气晚逢时;他出个庆东草场盗香瓜----可耻,我对个肖麟教室偷剩饭----该杀。其他棍僧也有时参与进来。张欣有一天吃雪糕坏了肚子,偶得一联颇佳:吃雪糕拉冰棍顽固不化,喝面条泻麻花胡搅蛮缠。郑滨在地理课上出了个火山灿灿山有火,号称绝对,我在化学课上对了个王水汪汪水中王,总算给化学老师争了一口气。

郑滨和王老善坐在我们后面,经常遭受我和肖麟欺负。郑滨不但学习好,而且极有艺术修养。他的书法绘画都颇有水平,每月都买大型文学期刊阅读,尤其对苏俄文学有深入研究,后来成为北大俄语系的才子。他表面的谦虚温和中深藏着一种充实的自负。我和肖麟就常常以挫伤他的自尊心为乐。我们俩翻字典给大家起外号,让大家自己选择页码和序号。郑滨选了几次,都是很不好的字词。又一次叫的意思是大腿上的毛。此外还有郑阴险郑攒钱郑麻子等。有一回到松花江玩儿,郑滨一人员远走在前面,王老善用各种外号喊他都不回头。网老山情急之下,鬼使神差地喊了一声郑犊子,郑滨这才浪子回头,从此他又多了一个外号。有一阵我们经常喊他郑麻子,当然他一点也不麻,正像张欣叫张拐子,其实跑得非常快一样。可是我们班有个女生叫郑琦怀疑我们的郑麻子是叫她,通过别的女生传来了质问。我们顿时很紧张,因为郑琦不但不麻,而且是学习最好的女生,温文淑雅,颇受尊敬。我们都为误伤了无辜而良心不安。于是我们就怂恿郑滨,说你必须去向郑琦解释:郑麻子是我,不是你。还有,郑阴险也是我,郑攒钱、郑犊子、郑,那都是我。跟你一点关系没有。郑滨听了,格外气愤,死活也不去解释。结果我们投鼠忌器,不敢随便再叫他的外号了。

王老善爱思考,爱发言,但经常表达不清。他又两个外号,喋喋不休语无伦次。他流传最广的一句名言是来,我给你画个自画像,他和郑滨受到我和肖麟的捉弄时,就使劲击打我们的后背。后来实在不堪忍受,他们就和后面的老倪老乐换了座,击打我们后背的就变成了老倪老乐。

老倪高大魁伟,会武术,体育全能。在思想上是个大哲学家,他经常思考人生社会问题,有点鲁迅似的愤世疾俗,所以常常因思想苦闷而耽误了做习题。他的处世态度是标准的黑色幽默。比如写作文,写到得意处,他就加一个括号,里面写上掌声。一直写到纸的右下角,括号里注一句有纸还能写。给板报写诗,他只写了前两句,后两句就写上平平平仄仄,仄仄仄平平。他经常怀疑三角形内角和是不是180度以及双曲线为什么不能与数轴重合,他还伪造一些根本做不出来的几何题让我和肖麟证明。他给别人画像,人家说不像,他说:我就不信世界上没有长这样的!此话真是深含玄机。由于我认字比较多,他从字典上找了一些难字僻字考我,结果我都认识,他就自己伪造了一些字让我认。我不愿意服输,就胡蒙乱念,老倪非常惊讶,原来世界上真有这些字呀!思想深刻的人往往会被最简单的假象所蒙蔽。

老乐是一个瘦高个,南方人,有点结巴。平时极聪明,但一急躁就会出错。肖麟与他下棋,本来不一定能赢他。可肖麟非要让他一子,老乐被他激怒,就输了。肖麟又要让他两子,老乐气的话都说不出来,结果又输了。输了就要钻桌子,老乐简直要气疯了。

十三棍僧就是由这样一群坏小子傻小子组成。不要以为他们无聊胡闹不正经,他们到火车站学雷锋,到马路上铲积雪,德智体美劳都好着呢。后来在大学里,也都能各自开拓出自己的天地,如今,正为祖国的改革开放大业舞刀弄棒着呢。

威猛女生

我们班的女生,正好是十三棍僧的三倍。外班叫我们班娘子军连,到了高三,我们成了名副其实的高三·八班。 物以稀为贵。我们这些男生被宠坏了,对女生表面上尊重,实际上不放在眼里。直到毕业时,有的男生还叫不全女生的名字。这也不能全怪男生。许多女生整天不说话,上课不发言,叫人无法认识庐山真面目。我和肖麟,只好根据她们的表现,把女生分为若干类。最外向的叫做,其次的叫做玩闹,最没印象的叫做没有,意思是这些人跟没有一样。当时大概是分封了几猛,几愣,几玩闹,和八个没有。其余的则大都赐以外号。只有像郑琦、刘天越等少数女生贵族仍以姓名称之。当然,这些都是男生范围内的黑话。直到现在,有的女生还在打听自己当年属于玩闹还是属于没有。

头猛是我们班最可爱的女生,长着两条小辫儿,虎头虎脑,面色红润。她之所以,首先是由于她猛于提问。无论上什么课,她必紧拧双眉,时时举手提问,问题十分古怪,往往另老师抓耳挠腮,老师如果答上了,她必追问一句:为什么呢?老师答完了为什么,她又来一句为什么呢?没完没了地追问下去,直到老师张口结舌,宣布要回去查一查,下次再答复为止。因为老师们总是声称喜欢学生提问,所以尽管被头猛纠缠的火冒三丈,却敢怒而不敢言,不仅当时要装的和颜悦色,说:你的问题很有价值,回去还要翻查资料,准备第二天答复她。下课时头猛也不放过老师,歪着小辫儿拧着浓眉,一直闻到下一节课上课才恋恋不舍地罢休。后来有的老师一见她举手,身体就有点哆嗦,假装没看见或叫别的同学发言,下课时一闪身,就蹿回了教研室。但这样也不保险,因为头猛还可以追杀到教研室甚至老师的家里。头猛简直成了摧残人民教师的一大公害。后来,头猛有把残害范围扩大到同学和其他班的老师身上,逮着谁问谁。孔子说:三人行必有我师,头猛则是普天之下,莫非我师。凡是认识她的老师同学,提起头猛,真是哭笑不得,《隋唐演义》里有个傻英雄罗士信号称头猛,他连头杰李元霸都不怕,于是我和肖麟便把这个绰号下载到了高三·八。

头猛除了猛于提问。在其他方面也生冷不忌。打排球时,她不但拳打脚踢,而且头球也相当猛烈,两条小辫儿飞舞着,好像在练习神鞭。发球时经常胳膊一抡,球就不见了,原来从脑后飞到了墙外。一天自习时,她站到讲台前的篮球上,篮球一滚,他摔了个五体投地。爬起来,她拧着眉毛又上去了,结果第二次摔得更重,只见她咬着牙挪回了座位。男生窃笑之于不禁微微佩服。头猛确实有一股欲与男生试比高的劲头。后来,头猛一直和我们男生保持着比较友好的关系,在北京读完大学后,回到哈尔滨走进了金色盾牌的行列,它的头猛特长真正得到了发挥。

二猛也是我们班的一绝。她坐在第一排中间,提问的频率和强度仅次于头猛,所以屈居二猛之席。但她另有一个绝招,即上课时目不转睛地盯着老师,仿佛在她的眼睛和老师之间引了一条活动的辅助线,并且随着老师的一举一动频频点头。因此她一开始的外号叫频频点头。老师讲课都希望学生有积极热情的反应,但是有的学生没听懂,有的听懂了在思考,还有我和肖麟这样的不听而懂之辈,所以二猛的频频点头给了老师极大的满足和信心,老师们都爱叫二猛发言,特别是在头猛举手的时候。数学老师老滕最喜欢二猛,老滕是个朴实乐观的山东大汉,看不透二猛的伎俩,经常随着二猛的点头节奏来掌握上课进度。只要二猛点头,他就往下讲,根本不管其他人听懂没听懂。讲到酣畅之处,老滕对着二猛一个人比手画脚,滔滔不绝,而猛拼命点头,满面虔诚,别的同学不是气的咬牙切齿,就是乐得手脚乱颤,只有头猛始终举着那不屈的手,两条浓眉几乎拧到了一起。

二猛由于点头有术,在学习上占了不少便宜,尤其数学,好几次考试都得了满分,被老滕认为是能考北大之属。二孟自我也感觉甚佳,有经常向同学请教改为经常接收同学请教。可是苍天无情,高考前夕,她家里忽然出了点事,她也因长期点头而得了偏头痛,结果导致高考失利,后来进了一家很不满意的学校。二猛不肯服输,经常跑到京津各大学的同学出倾诉她的理想志向。有时,她也来看我,我把她介绍给周围的朋友。

二猛和我的许多朋友都互留了电话地址,我的朋友们也很佩服我有这样一位才华横溢的老同学。其实我知道,二猛的心中是有着深深的遗憾和哀伤的。

不敬师长

我们这一代人,虽在文革中度过童年,却最懂得尊敬师长。我们的尊敬,不是停留于表面的礼貌谦卑,而是发自内心的喜爱和敬重。所以,我们对老师的有时恰恰是以不敬来表现的。我们观察老师的小动作,模仿老师的口头禅,给老师起外号,所有这些,使老师在我们心中的形象有血有肉,能歌能哭,使老师成为我们一生心目最可爱的人。哈三中的老师大多德才兼备,远近闻名。越有本事的人,往往越有性格。我在7班时,语文老师刘国相就极有性格。他讲课精彩幽默,见解独到,倍受同学欢迎,然而他却极不谦虚,讲到高潮,突然大声问一句:我讲课好不好?同学齐喊:好!他又问:棒不棒?同学齐喊:棒!刘国相如饮甘霖,精神抖擞。这样真诚的老师在中国可以说是凤毛麟角,他给我留下一个终生的启示:做老师,首先要做一个真诚的人。

高三·八的老师普遍喜欢我们十二棍僧,但他们不知道,十二棍僧对他们是常常颇为不敬的。班主任老魁每天装出一副凶相,不论同学取得什么成绩,他都很少表扬。尤其喜欢训斥女生,还动不动威胁女生说,谁要躲在屋里不上操,或者偷懒不扫除,他就一脚把她踢出去。女生对他又恨又怕,并且因为他很少威胁男生而对男生也增加了仇视。可是到毕业时大家回头一想,老魁一个人也没踢过,一个人也没骂过,多少训斥和威胁,都成了有滋有味的回忆。比如一次种疫苗,许多女生害怕打针,窃窃议论。老魁说:那有啥可怕的?一攘一个!吓的女生一片惊叫。还有一天下午,我去参加全市语文竞赛,同学们都在自习,老魁故做镇静地踱进来,在黑板上写下一行大字:孔庆东在全市语文竞赛中获得一等奖,然后又故做镇静地踱出去,在门口左腿把右腿绊了一个趔趄。我傍晚回到学校,望着黑板上的大字,仿佛看到了老魁的内心。

老滕是个急性子。讲课时一个字赶着一个字,口沫飞溅。又喜欢在空中比画,无论多么复杂的几何图形,都宛如清清楚楚摆在他面前,他在空中左画一个圆,又分一个角,时而说刚才那条线不要了,时而又说现在把A换成A一撇。所以你只要忽略了他的一个动作,就再也跟不上他。他之所以喜欢空手比画,是嫌在黑板上写画太慢。他在黑板上急躁得很,每每写错,写错了就用大袖子去擦。一节课上不到一半,他就浑身都是粉笔末。同学做练习时,他就巡视辅导,蹭的好多同学一身白末子,以二猛身上最多。老滕恨不能一日之间就让同学掌握他的全部本事,所以对于做不出题的同学又气又恨。有一次整整一行女生轮番上黑板也没有做出一道题,包括二猛在内。老滕挥着蒲扇般的大手像说绕口令似地说:你们哪儿也考不上!大学也考不上中专也考不上技校也考不上哪儿哪儿也考不上啥啥也考不上!老滕惟恐我们学习不努力,经常编造一些谣言来吓唬我们。比如说:这几道题一班的同学全都会做,三班同学20分钟就做完了,看你们怎么样。有时又说:我到一中和十三中去兼课,最近一中的数学已经超过了咱们,十三中也已经跟咱们差不多了。你们在不努力,就哪儿哪儿也考不上了!我们向一中一打听,原来老滕在一中说的是:就你们这个样儿,三中闭着眼也涮的你们一根毛不剩!在老滕的培养下,我们班的数学水平的确很高, 而且锻炼出了卓越的空间想象力,高考时有人得了满分。不过老滕也并非只知道督促学习。高考前夕,哈尔滨着了两场大火。一天中午,几个男生去看救火,半路与老滕遭遇,老滕怒斥道: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闲心去看救火?练习题都做完了吗?大家都很羞愧,准备返回。这是老滕话题一转:好吧,快去快回!我告诉你们一条小路,距离又近,又没有警察,还可以骑车带人。说到此处,老滕一脸的得意。就像在二猛面前讲课似的。

地理老师张大帅是个肥头大耳的白发老头,他是中学地理届的权威,有几大绝招。仪式在黑板上随手画地图,惟妙惟肖。二是善于出题和押题,做过他的题,对付高考题便胸有成竹。三是不备课,也没有教案。他上课就拿着一本教科书,打开就照本宣科。为了显示不是在读课文,他不时加上一个,减去一个,读到外国地名,故意读的起伏跌宕,好像他去过似的。大家佩服他的水平,所以对他的讲课只能忍受。时间一长,张大帅也不再掩饰,进门就说:书,25,大家便翻到25页,他说:书,68,大家便翻到68页。一天他一进门,我们几个男生就说:书——,张大帅白了我们一眼,说:教材,120。过了几天,张大帅一进门,我们便说:教材——,张大帅这回连看也没看我们,说:课本,139,于是大家无不佩服。张大帅讲课之外,喜欢以一种非常含蓄的方法炫耀自己。他时而讲个小故事,比如说某一天,他观云识天气,认为要下雨,别人都认为不会下,整个一下午,也没下。张大帅说到这里,停顿了片刻,大家以为他这次是真的谦虚。张大帅接着缓缓说道:到了晚上,下了。故事到此结束,韵味无穷。我用老魁讲作文的术语评价说:真是凤头、猪肚、豹尾!这些可爱的老师使我很早就认识到,做人首先须有德有才,大节无亏,小节上则不妨任期自然,宁俗而勿伪。要经得起别人的不敬,才能配的上别人的

高三·八岁月是我一生中精力最充沛,情感最纯洁的时期。当我迎着新世纪模糊的曙光走向天边时,我不会为前途的明暗和得失而忧虑,因为在我心底深藏着一部水晶般的老片:遥远的高三·八。

★这是200362日下午第三节潼南中学高20036班最后一节班会课的内容。以此纪念这个班带给每个同学的永远的美好的回忆!在刘老师心中永远的铭记!在潼南中学留下的永远的辉煌!

2006522日下午第三节班会课,我在潼南中学高200611班再次和全体同学一起回味这个故事中的情节,大家都非常感动,深深地被精彩的内容打动了。我想,每一个经历过高中学习生活的人都会被打动,并不断地打动后来的人们。

高三,不管它离我们有多遥远,始终在脑海里最清晰。这一段时光是最青涩的年代,那一群兄弟姐妹,那一片片青青的草地留下了我们最欢乐的笑声和我们最青春的身影。不论它被记忆丢落在哪里,也不论它是不是多么遥远的事情,都改变不了这个属于一生的记念!

同学们都说:要永远在一起,而我不明白这个永远有多远,高中只有一次,所以我们都很珍惜也相信每个人都一样看了这篇文章,我只觉得我现在真幸福!因为我正处在高中时代!!!!!!!

纯洁像一朵花,美丽像一幅画。热烈像一团火,温馨像一杯茶。青春的蓬勃,思想的无邪,它让我想起了我遥远的初三、二伤感的高三、一。流光易逝,韶华不再。现在的少年人要学会珍惜。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回忆,是时间的绳,系着过去,串着现在,青春,或许就是那淡淡的忧伤,带着浅浅的甜蜜。非常感谢此文给我一次回忆自己高中时的美好时光,让我产生拉从未有过的对朋友的怀恋,让我明白原来在学校里的每一天都是那么珍贵。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让我想起了我的高三,一起走过的日子再也不会回来了,一缕莫名的伤感浮上心头……谢谢作者给我一张回忆过去的门票……

让我想起了自己的高中生活,仿佛又回到了那纯真而又美好的年华……

前一篇:高三的天空依旧绚丽多彩,依然灿烂迷 || 后一篇:北大是我美丽羞涩的梦
返回首页 | 返回成长岁月 | 返回上页
欢迎您评论此文
姓 名: 验证码:
Email:
评论内容
 
站长:永远的2003-6(我心依旧)QQ:290819514 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liuwang.cn 电子邮箱:290819514@qq.com 
联系电话:15213094481  微信公众号liuwang1968,技术支持:智客网PKM平台开发小组
欢迎加入刘旺老师交流群107250045 教师读书会 184400616 本站在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渝ICP备11006550号
本站资料欢迎转载,但请不用于盈利,并注明出处来自刘老师政治学园。谢谢合作!
欢迎您用资助本站发展,如果您觉得浏览有收获,您可以通过微信给站长转帐1元,微信号码liuwang0303,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