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给我留言
·加入收藏
  首 页 | 教学点滴 | 我心依旧 | 方法技巧 | 经济与社会 | 哲学与文化 | 政治与法治 | 文化生活 | 永远的6班 | 天使11班 | 试题集锦
游客
我的知识库
我的资料
加为智友
发送短消息
栏目导航
本站简介
我的教学观:
将政治课的理论与历史、社会、生活紧密联系起来,以自己渊博的知识、灵活的方法、创新的能力、全新的观念和一颗炽热真诚的心去赢得学生,而不是靠老师的权威去强迫学生学习。
我的目标是:
我的课堂永远都有最新的信息和最好的内容,带给学生理论的魅力、知识的活力、方法的潜力。
我的学生观:
“每个学生都是天使。”
“把我的真心放到你的手心。”
学生评价:
——我打心眼里佩服您渊博的知识,对事物深刻的见解,对政治课教学的独特的思考和对学生学习的远见卓识。在没有遇到您之前,很难想象古板乏味的政治课能如此生动活泼。
——在我将来长大成人,成家立业的时候,必定会记得这样一位老师,一个被我列为心中偶像的老师,一个与众不同的老师,一个博学多才的老师,一个时时都笑容可掬的老师,一个教我做人的朋友。
——生活在这个年代,能够遇到这样的老师是上天的恩赐,感谢有你!
——从来没有如此喜欢一位老师,从没有,直到你的出现!
同行评价:
——一开始只是百度了一个政治的课题,然后找到这儿来。到现在,上刘老师的政治园已经是我的习惯了。
——虽然你我素不相识,虽然我只是不经意的打开你的网站,但这已经足够让我重新审视我自己,重新给我自己的人生进行定位,重新给我的事业寻找落脚点。谢谢您!陌生而又熟悉的刘旺老师。
——通过你的网站已经向你学习了很久。你可能没有意识到,你的网站能改变很多教师。你对教育事业的热爱,对学生的挚诚,你的奉献,你的才华,甚至你所得到的回报,在让我们充满敬佩的同时,是无限的羡慕,同时也让我们很多人都能静下心来思考自己的行为。毫不夸张地说,你是我们的榜样,给了我们很大的动力,这些都不是一声谢谢能表达的。只有以无限的热情投入工作和生活,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刘老师,希望你的热情一如既往,希望你的生活更加美好!
——我是你政治网站的忠实“粉丝”哦。同样作为一名政治老师,你实在有太多地方让我佩服。每次看你的文章我都有很大触动,因为我理想中的政治教师就是像你一样的。很想很想像你一样,让学生在轻松自如的气氛下学好政治。
刘老师政治学园欢迎您!
您的关注、支持、留言、评论是网站发展的动力!
本站资料欢迎转载,但请不用于盈利,并注明来自本站(刘老师政治学园)!谢谢支持!
欢迎您用资助本站发展,如果您觉得浏览有收获,您可以通过微信给站长转帐1元,微信号码liuwang0303,感谢您的支持!
站内搜索
联系方式
·姓名:刘旺
·昵称:永远的2003-6
·QQ号码:290819514
·邮箱:290819514@qq.com
·PKM:www.liuwang.cn
访问统计
·今日浏览总数:5964
·昨日浏览总数:5799
·本月浏览总数:77256
·上月浏览总数:148803
·本站浏览总数:33639620
图标链接
  ·首 页校园记忆 → 内容正文
潼中记忆:点点滴滴忆当年
点击:1811 评论:6 2008年1月24日 9:57 作者:校友提供 智词:
文字大小【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 】 【可打印版本】 【关闭窗口

一个人为自己的过去做一个总结,很难。况且还远未到给自己盖棺定论的年龄。于是仅仅把一些零碎的感悟记录下来,谨献给在祖国各条战线上辛勤工作、并给予本人良好启迪的潼南中学的师友们。

衷心感谢潼南中学的培育,感谢教师们的关爱,感谢同学们的帮助。

1

岁月是一条河。它流淌在我们身边,又远远抛离我们而去。

1996年前后,潼南中学高95级校友、中国人民大学学生邱佳同学在《潼南报》上发表了关于潼南学子的系列文章,其中有同为潼南中学高95级校友的国际奥林匹克物理竞赛金牌获得者、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蒋志同学等人,本人(高89级、清华大学水利水电工程系)也忝列其中,真是荣幸。其实,许多潼南学子的奋斗经历,都有许多值得挖掘的材料。仅我在清华大学所呆的十年之间,就曾与许多出类拔萃的潼中学子会聚过。陈卫国(高86级,清华大学热能工程系)、徐睿(女,高87级,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陈军(女,高88级,清华大学电机工程与应用电子技术系)、樊勇(高90级,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沈宏(女,高90级,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龙白滔(高94级,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蒋志(高95级,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罗勇高95级,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廖梦(高96级,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蒋艾玲(女,高97级、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等。本年级的还有郭帆(中国人民大学)、陈金桥(西南财经大学学士、中国人民大学硕士、博士)、刘勇(武汉大学)、刘刚(北京邮电学院,即现北京邮电大学)、徐阳(西安交通大学)、腾芳(女,南开大学)、彭涛(女,燕山大学)、罗成明(西安交通大学)等同学。如今大家已是劳燕分飞,天各一方,唯有当年的记忆留在心头。

2

家乡,母校,你们还好吗?

我今年三十岁。三十而立。古人的这句话经历了许多沧桑。对现在三十岁的人们而言,可能不仅仅意味着年龄的增长,我的一些同龄人,已经是经历了修身齐家,身居要津,准备大展治国平天下的宏图了。与之相比,我的三十岁,用最好的表达方式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平平淡淡、实实在在。

作为一家软件公司的职员,每天清晨出发,到离3.5公里的公司上班;傍晚,或者直到夜里,再从公司回到家。这个“家”,在离东京120里的一座日本“县”城(县的首府),只是我临时住所。在我心中,真正的家在万里之遥的故乡,在中国。

水落石出的季节,上下班驱车经过上毛大桥,见到利根川两岸裸露出来的银灰色河滩的时候,便仿佛见到故乡的涪江和母校潼南中学。那江水,可记得博学多才的教师和天真年少的我们曾经有过欢乐的聚会?静静的书院坡,默默的涪江河,留下我们的汗水,也留下了我们的欢笑。

3

人生到处何相似?相同的过程,不同的结果,或许这就是生活。

1983年——潼南中学初中部最后一次在全县招生——我从前进乡六村考入潼南中学。现在看来,既感幸运,又感惋惜。惋惜的是从那以后,农村的学生几乎没有机会再到潼南中学接受初中教育。

我来自农村,虽正赶上家里连续多年经济状况恶化,但学习未受到丝毫影响。为此不能不提到我的父母。父亲黄章才和母亲王世荣都很难得地在潼南县的最高学府——潼南中学上过高中和初中,是对知识的渴求和信仰支撑着他们,帮助我完成潼南中学从初中到高中的学业,乃至后来的清华大学从本科到博士的学业。

父亲母亲年轻时曾经有过什么样的理想,我不知道。父亲在高三的时候回乡,开始了30多年的乡村教师生涯。在我上大学之前,他得到了补发的毕业证,可上大学的机会,却永远地失去了。

父亲为人正直,敢于直言。我从没有听到过父亲的什么怨言。在尽管只是“民办”教师岗位上,父亲仍克尽职守,为培养学生尽心尽力。从我们这个小小的村小学,从他这个默默无闻的民办教师那里,走出过包括我共六个大学生,其中三个重点本科,三个普通本科。父亲的努力,使我们这些乡村“顽石”,经过初步雕琢,有了成器的可能。在人生的涡流中,能够坦然面对逆境,能够始终如一,兢兢业业、实实在在为社会做出贡献的人。虽然可能很平凡,但我是敬佩的,我为父亲是其中一员感到自豪。

母亲早年的经历则简单而不幸。10岁上就父母双亡,但母亲热爱学习,小学毕业时以优异的成绩考上潼南中学,还担任过班上的学习委员。可是仅仅一年,因唯一的哥哥在经济上难以为继而辍学了。母亲偶尔替父亲代过课,但以务农为主,担当学习委员一事成了她难忘的记忆。30多年后,也是在潼南中学,我也担当过班上的学习委员,家庭经济条件也不好,但辍学的不幸却再未降临到我的身上。父母对我坚定不移的支持,方使我完成学业,是我不能忘记的。当然,也不能忘记国家的培养,教师的教育,同学的帮助。

4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无论初中、高中,还是大学,我都是一个不突出的人。这并非我想韬光养晦,而是在于性格中主见要缺少一些。性格也比较内向,年龄也是班上最小者之一,与人商量,请人拿主意,成了我的习惯,一些同学就成了我生活中最好的朋友。

初中时,来自田家乡的唐吉才同学(1989年考入渝州大学)就是其一。他脾气温和,性格内向,住同一宿舍。我们无话不谈,形影不离,有时中午到在大佛区中学探望朋友,也结伴而行。与我同村的刘朝明同学(1989年考入大连轻工业学院),李必强同学(1989年考入川北医学院),从小就是好朋友,周末回家,返校,都结伴同行。同班的滕爱华、滕琼华姐妹还把家里的龙井茶给我们喝。

高中时,罗成明同学(1989年考入西安交通大学),陈兴志同学(1989年考入渝州大学)等,是志趣相投的朋友。假期,和罗成明等同学曾到远在古溪的张世国老师家拜访(其弟张世勇也是我们同班同学),相互往返;和陈兴志等同学还到远在卧佛的陈刚同学家聚会,在这样的交往中,彼此的友谊又加深了。

大学时,郭帆同学(潼中高89级,高一同班,以县文科第一名考入中国人民大学),刘刚同学(潼中高89级,考入北京邮电学院),蒋俊杰同学(潼中高89级,考入北京化工学院)和我这四个潼南中学当年进京的同学,时常往来,曾一同到北海公园游玩。周末我经常到郭帆那里,品尝人民大学食堂的饭菜,和他的同学玩牌。还曾利用元旦、假期冒着寒冷到天津拜访滕芳同学(潼中高89级,考入南开大学),品尝天津的“狗不理”包子,“十八街”麻花,“耳朵眼”炸糕等等。

大学第五年即开始,陈金桥同学(潼南中学高89级)从西南财经大考入中国人民大学读硕士生,毕业后再升入博士课程。从这一年到此后的五年博士课程期间,我们互访频繁,还认识了他的许多西南财经大学的朋友。我们这些同龄朋友,或去北京西山游玩,或欢聚一堂品味重庆火锅,其乐融融。

岁月流逝了,好朋友们已组成了自己的家庭。大家聚散无定,成了杜甫诗所言的“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的模样。不过,共同度过的欢乐时光,依然时时在我脑海里浮现;朋友们对我的关照和激励,依然鼓舞着我对未来的追求。

5

天涯地角有穷时,师恩绵绵无尽期。

且改写晏殊和白居易的词句来表达对教师们的感激之情。

潼南中学原有南北相对的教学楼,北面的教学楼临江(涪江),状似碉堡,被戏称为碉堡楼。当时新楼尚未新建,碉堡楼尚未撤毁,我们的高896班就在此占据了一个角落。

上第一个晚自习的时候,尚不知班主任是何方神圣。大家正好趁机交头接耳,相互介绍,自习纪律就放一边去了。这时候,一个陌生的同学站出来在教室里来回走动。我们大家虽然闹闹哄哄,一般还是不离开自己座位的。如此大胆的同学,连我们这些从潼南中学初中升上来的、“地皮子踩热了”的学生们都不禁感到惊诧。没过多久,我们就领教了,这位不太安分的“同学”,正是“微服私访”的班主任张世国老师,那些嗓门大的同学大概就被他留意上了。

张老师当时大约才22岁,实际看起来还要年轻一些,站在同学堆中,完全可能被混作一般群众。就是这位“同学”老师,却是西南师范学院(现西南师范大学)本科毕业,已有两年教龄的优秀人才。当时的徐教华校长慧眼识人,把他从古溪中学“挖”将过来。

我不是个有什么明显特点的学生,张老师“微服私访”大概还没有认识我。我们的熟悉,大概是从我的一个坏印象开始的。开学才不久,我午睡过头,到教室时已迟到好几分钟了。这一堂正是张老师的数学课,他已进入开讲状态,却被我打断,就叫我现回答这节课要讲的主题:什么是集合?当时我还没有预习的习惯,瞌睡也还没睡醒,哪知道集合是什么?就这样给他留下恶劣印象:学习不好,纪律还不好。学习不好是因为升学考试成绩在班上60来人中大概排名后四分之一,纪律不好那就是这次了。我不守纪律的次数其实非常少,偏偏犯在班主任手里,想说清楚也不容易了——可见人与人之间要没有误会很难的。虽然这个开头并不好,在我心里头倒没留下什么阴影,对我的学习没有不良影响。

在张世国老师的教导中,我们不知不觉受到很好的教育。我班的数学成绩由全年级6个班下游上升到前茅,就很能说明问题。另外,我班的底子虽然差一些,高考的本科上线人数却居于年级最前列,这其间他为我们付出的心血,几句话是说不清楚的。我们毕业后的第八个年头,他的又一名学生(蒋艾玲)考上了清华大学。

高中阶段,我的心理素质并不太好,对学习、对考试还有些患得患失的心理。虽说基本功堪称扎实,但发挥并不稳定,成绩在年级排名第一、二、五的情况均有过。从高位名次下滑时,心理就会有很大波动。由于自愿填报的是清华大学,对高考不免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关键时刻,张老师的简短的话,即打消了我的全部顾虑:“你只要把水平正常发挥出来,就不会有问题。”张老师是我非常信任的,他的话让我真的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于是我得以轻装上阵,发挥出正常水平。

我上大学时,张世国还未结婚,对象也没有。两三年后见到他时,已与陈善杰老师组成了幸福的家庭,并有了可爱的儿子张槟榔。这让我想起杜甫的一句诗:“昔别君未婚,儿女匆成行。”愿他们一家生活美好。

6

记忆,是为了不忘却。

将张世国老师引进潼南中学的,是在潼南中学的成长路上留有深深足迹的人物——徐教华校长。在前任袁明道老校长、徐教华校长和师生的努力下,潼南中学成为四川省重点中学我们从村小学直接考入升重点的潼南中学,那份喜悦,仿佛考上了重点大学。

当时潼南中学才“重点”不久,与兄弟重点中学相比,基础显得薄弱一些。在我的记忆中,徐校长领导大家在教学、管理上进行了许多有益的探索,为潼南中学的发展提供了宝贵的经验。比如,在高87级实施了重点班试验,将1班作为重点,各科都以最好的师资授课。与之对比,对高88级实施平衡分班,对高89级相对重点分班。实践结果证明,平衡分班制在总体上优于重点班制。这个简单的综合试验,实实在在证明了重点培养尖子生的制度有待商槯的。教育的目的,恐怕不是仅仅在于输送几个清华大学学生,或者拿几个大赛一等奖,而应该以提高学生整体素质为目标。教育的两极分化必然加剧社会的两极分化,这是不能不警惕的。在日本,为了保持整体性,几年之前甚至不允许学生提前入学、跳级升学等超常行为。而众所周知,日本整个社会的受教育程度是很高的。

最令我难以忘怀的是徐教华校长和夫人杨崇丹老师的爱心。在中学阶段,我的家境一直不好,徐校长和杨老师对我非常关心,除了经常向张世国等老师了解我的学习情况外,还在生活上对我施以援手。赠送与我的防寒衣物,我保存了十多年,直到博士毕业。他们雪中送炭的爱心,则一直保存在我的心底深处。受他们影响,在后来的人生中,我也把关心他人视为己任,来要求自己。

高考填报志愿,是徐校长和杨老师帮我定下了报考清华的决心。

在我眼里看来,徐教华校长和杨崇丹老师既是成功的学校教育工作者,也是成功的家庭教育工作者。他们的女儿徐睿和儿子徐阳均全面发展,是我们的学习榜样。

徐睿(高87级)是闻名全校的学习尖子,又以体育尖子著称。考上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后,仍然是该系在校田径运动会中的主力运动员。徐睿不但是我在潼南中学学习的楷模,也是在清华大学学习的楷模,在大学时,对我多有关照。

徐阳是我初中同班同学(初861班),对知识的把握能力很高,学得非常灵活。和他讨论问题的时候,时常能感到他思路的新颖和广阔。在心里,一直对徐阳同学佩服不已。

初中毕业之前,我父亲考虑到经济压力,打算让我报考中等专业学校或师范学校。徐阳同学同滕芳、彭涛、滕爱华、滕琼华等同学联名向我父亲写信,劝说他让我报考潼南中学的高中。我父亲深受感动,同意我报考潼南中学。惭愧的是,中考我除了英语差强人意外,其他各科均不理想,连中专预选线都没越过,成绩只能上潼南中学的。但同学至诚的关爱至今仍激励着我的勇气。

1989年,徐阳同学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西安交通大学。前面提到的滕芳同学考入南开大学,彭涛考入燕山大学。

7

潼南中学能人众多。

如书法方面,原副校长周继造先生的隶书,可谓功底深厚;一位刘姓老师(后到某乡中学)的楷书,行书,也隐然大家风范;蒋学龙老师,在美术、书法、音乐方面都有涉猎。

这里要提到的是一位对我影响较大的老师,大概已不太为人熟知了——计算机老师黄世荣。

1986年前后,重庆的《人间》杂志发表了潼南中学英语组陈运刚的报告文学,该文的主人公就是黄世荣老师。黄老师算不上科班出身的计算机老师,开始是数学老师。黄老师长期在农村劳动,当过赤脚医生,对中医感兴趣并有相当的心得。该文就是以其貌不扬的黄老师在列车上用针灸方法抢救一个急症病人的故事作为开头。因为这篇文章,许多人知道医生老师黄世荣。一个备受绝症困扰的解放军驻渝某部士兵还专程赶到潼南中学,向黄世荣老师求医。

黄老师是潼南中学乃至潼南县的第一批计算机人才。也是在1986年前后,他利用在中医和计算机两栖的优势,开发了一个中医专家系统。有这样一个构想并付诸行动,形成了一个初步的软件,这在当时的四川省内都是比较超前的。

黄老师在学生中培养了许多电脑人才。学生中高88级的冯刚被保送至成都电讯工程学院,高89级的李强被保送至西南师范大学。我学习计算机,就是在初中从黄老师的电脑兴趣小组开始的。二进制,堆栈,排序,BASIC语言……计算机的基础知识从黄老师这里启蒙,在后来的十多年里,即使学习了许多其他学科的知识也没有忘掉。至今仍对计算机兴趣盎然,甚至改行从事计算机软件开发,我想就是受惠于此吧。

1989年高考期间,每天晚上,我都和同班的罗成明同学到黄老师的电脑室里看电视。这在当时几乎是严重违纪的,黄老师为我们担当着很大的风险。高考结果揭晓,恰恰是我和罗成明同学是本班过了本科重点线的学生。很感谢黄老师给我们提供了适当放松的机会。

黄世荣老师后来调至绵阳中学,再调至成都七中。(作者:潼中高89/黄文峰/系清华大学岩出工程专业博士,现在日本群马县前桥市一家计算机软件公司从事软件开发工作)
本文包含图片 本文包含图片:图片另存为

刘老师后记:我的网站http://www.liuwang.cn建立后,发布了一些关于介绍潼南中学和部分校友回忆学校生活的文章,得到潼南中学毕业的广大校友们的热心支持和关注,他们通过各种方式给我提出建议和提供学校的相关资料,这里发布部分提供的材料,作为对潼南中学的一种回忆,和对校友们曾经在这个学校经历的一切的美好的记忆!欢迎各地校友们继续提供学校有关的一切资料,我会尽可能发布在本站,并有机会向学校网站推荐!谢谢大家!祝大家在自己的工作和人生中继续创造属于你自己,也属于潼南中学的辉煌!

前一篇:潼中记忆:高考给我留下什么? || 后一篇:潼中记忆:一生奋斗半世师缘
返回首页 | 返回校园记忆 | 返回上页
内容评论
在水一方 评论于 08-6-17 21:11 给我Email
你写的文章很不错,几乎概括了你在潼南中学几年生活的点点滴滴及你考入清华大学之后成长历程,值得我们这些同学骄傲,学习的楷模;遗憾的是,我当时落榜了,其实我也努力过,也想考入一所理想的大学,但¨¨¨¨¨¨。后来,本人参了军,也考入了军校,人生不如意,没有办法,由于种种原因,被军校退回军营,94年根据祖国的需要,留新疆和田,也成了家,在这儿“安营扎寨”,也许你已经不记得我了,但你黄文峰同学,我是记得的,请看到邮件后,能与我联系。
站长回复:
祝愿你们早日联系上,重温昔日的美好,保持永远的友谊!
肖吉 评论于 08-12-12 9:47 给我Email
文峰:早知道你文才过人,前几日拜读此文,更为你所折服。今年元月份,我从北京中石化到重庆挂职,一直想抽空去潼南你家去看望你家人。遗憾的是,一直未能成行。你现在还在筑波国立研究所吗?一切尚好?可能的话,请告诉我你的联系办法。
站长回复:
希望你们早日联系上。
黄煜 评论于 09-1-27 6:14
谢谢你还记得黄世荣老师,不过他现在已经病重好几个月了,也许你的这片文章是我在网上找到黄世荣老师的唯一消息。。。。谢谢
站长回复:
应该感谢提供这个资料的朋友
ZengQi 评论于 09-5-6 10:33 给我Email
从无数的留言文字中看到了一位深为学生喜爱的、亦师亦友的政治老师,为师如此,可叹可敬!
我17年前上大学后离开潼南,返乡的次数越来越少,时间也越来越短,虽然现在远在美利坚,语言也经常要在英语、普通话、上海话和乡音之间切换,但是在网络上看见“潼南”二字,还是有一种本能的欣喜;可惜潼南中学早已旧貌换新颜,找不到多少昔日的场景了。也许,心底的记忆是不需要发黄的相片来唤醒的。潼南中学,实在是太熟悉的地方了,上小学每天要经过,上中学整整六年,那都是如歌的年华啊。
冒昧地问一句,黄煜是黄世荣老师的儿子吧?我都还记得你小时候的样子呢。很遗憾听到黄老师病重的消息,作为医生的我恨不能为老师出一点力。谨此遥祝所有师友顺心如意。

站长回复:
谢谢你的关注和留言。希望有机会多回来看看。祝你在遥远的国度顺心如意!
黄煜 评论于 10-9-25 0:39
谢谢你们记得黄老师,很谢谢你们对他的关心,他现在病情已经得到康复,我不是他的儿子我是黄老师的侄儿。
站长回复:
谢谢你提供黄老师的信息。在这里我们祝福所有潼南中学的校友健康快乐!工作顺利!希望大家以后继续关注、关心学校和家乡的发展,有机会经常回来看看。
全 评论于 13-8-24 22:15 给我Email
我2000年毕业于潼南中学,我的班主任也是张世国老师。大学普通话考试的题目是《最喜欢的老师》,我谈的就是他。
站长回复:
总记录:6 每页:10 总页数:1 当前页:1
欢迎您评论此文
姓 名: 验证码:
Email:
评论内容
 
站长:永远的2003-6(我心依旧)QQ:290819514 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liuwang.cn 电子邮箱:290819514@qq.com 
联系电话:15213094481  微信公众号liuwang1968,技术支持:智客网PKM平台开发小组
欢迎加入刘旺老师交流群107250045 教师读书会 184400616 本站在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渝ICP备11006550号
本站资料欢迎转载,但请不用于盈利,并注明出处来自刘老师政治学园。谢谢合作!
欢迎您用资助本站发展,如果您觉得浏览有收获,您可以通过微信给站长转帐1元,微信号码liuwang0303,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