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给我留言
·加入收藏
  首 页 | 教学点滴 | 我心依旧 | 方法技巧 | 经济与社会 | 哲学与文化 | 政治与法治 | 文化生活 | 永远的6班 | 天使11班 | 试题集锦
游客
我的知识库
我的资料
加为智友
发送短消息
栏目导航
本站简介
我的教学观:
将政治课的理论与历史、社会、生活紧密联系起来,以自己渊博的知识、灵活的方法、创新的能力、全新的观念和一颗炽热真诚的心去赢得学生,而不是靠老师的权威去强迫学生学习。
我的目标是:
我的课堂永远都有最新的信息和最好的内容,带给学生理论的魅力、知识的活力、方法的潜力。
我的学生观:
“每个学生都是天使。”
“把我的真心放到你的手心。”
学生评价:
——我打心眼里佩服您渊博的知识,对事物深刻的见解,对政治课教学的独特的思考和对学生学习的远见卓识。在没有遇到您之前,很难想象古板乏味的政治课能如此生动活泼。
——在我将来长大成人,成家立业的时候,必定会记得这样一位老师,一个被我列为心中偶像的老师,一个与众不同的老师,一个博学多才的老师,一个时时都笑容可掬的老师,一个教我做人的朋友。
——生活在这个年代,能够遇到这样的老师是上天的恩赐,感谢有你!
——从来没有如此喜欢一位老师,从没有,直到你的出现!
同行评价:
——一开始只是百度了一个政治的课题,然后找到这儿来。到现在,上刘老师的政治园已经是我的习惯了。
——虽然你我素不相识,虽然我只是不经意的打开你的网站,但这已经足够让我重新审视我自己,重新给我自己的人生进行定位,重新给我的事业寻找落脚点。谢谢您!陌生而又熟悉的刘旺老师。
——通过你的网站已经向你学习了很久。你可能没有意识到,你的网站能改变很多教师。你对教育事业的热爱,对学生的挚诚,你的奉献,你的才华,甚至你所得到的回报,在让我们充满敬佩的同时,是无限的羡慕,同时也让我们很多人都能静下心来思考自己的行为。毫不夸张地说,你是我们的榜样,给了我们很大的动力,这些都不是一声谢谢能表达的。只有以无限的热情投入工作和生活,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刘老师,希望你的热情一如既往,希望你的生活更加美好!
——我是你政治网站的忠实“粉丝”哦。同样作为一名政治老师,你实在有太多地方让我佩服。每次看你的文章我都有很大触动,因为我理想中的政治教师就是像你一样的。很想很想像你一样,让学生在轻松自如的气氛下学好政治。
刘老师政治学园欢迎您!
您的关注、支持、留言、评论是网站发展的动力!
本站资料欢迎转载,但请不用于盈利,并注明来自本站(刘老师政治学园)!谢谢支持!
欢迎您用资助本站发展,如果您觉得浏览有收获,您可以通过微信给站长转帐1元,微信号码liuwang0303,感谢您的支持!
站内搜索
联系方式
·姓名:刘旺
·昵称:永远的2003-6
·QQ号码:290819514
·邮箱:290819514@qq.com
·PKM:www.liuwang.cn
访问统计
·今日浏览总数:3277
·昨日浏览总数:7547
·本月浏览总数:112630
·上月浏览总数:149495
·本站浏览总数:37470324
图标链接
  ·首 页泪流时刻 → 内容正文
儿女债
点击:605 评论:0 2012年10月31日 15:57 作者:吴佳骏 智词:
文字大小【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 】 【可打印版本】 【关闭窗口

凌晨五点,我就醒了。最先醒的,是我身体上的那根骨头。自从那次捡煤时,山体塌方,压坏了我的腰椎,疼痛就钻进了我的体内,像一只冬眠的虫子,把我衰老的皮肉当做免费的“美餐”。当然了,疼痛还是很讲情义的,我用自己的血肉喂养了它,它为了报答我,就准时在每天黎明从我体内那根朽骨的伤口中爬出,催我起床。

即使疼痛不催我,我也会主动起床的,小孙子还等着我给他做早饭。昨天他就是因为上学迟到,挨了老师骂,回来向我哭闹,我给他说尽了好话,他仍然不依不饶,比躲在我体内的疾病还顽固。有时,他还会给远在异乡工地上的父母告状,说我欺负他人小。最终,他父母少不了又要在电话里对我一番埋怨。我怀疑咱俩究竟谁是谁的“子孙”。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已经六十七岁了。活了一大把年纪,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过来的。没有人记得我的生日,除了躺在床上已瘫痪了一年的老伴儿。年轻时,我将自己的生日都给了儿女,这是母亲的义务。儿女是父母挂在额头上的灯盏,灯亮着,父母的生活才不会荒芜和孤单。

我的心上长满了刺,年轮每增加一圈,刺就多出一根,那是生活馈赠给我的礼物。其实,生活馈赠刺作为我的生日礼物,是要提醒我:有儿女在,疼痛也是一种幸福。

以前,都是老伴儿为我过生日,他是我今生欠下的另一笔债。老伴儿心疼我,我每次过生日,他都会偷偷地给我煮一个鸡蛋,然后,流着泪附在我耳边说:头上又长角了,好好活吧,要是没了你,我的一生等于零。

可怜我的老伴儿,一生未去过远方。那次他扛着铁锄去山坡除地,还没下锄,毒辣的太阳就将他烤软了。不能说话不能动弹的他,在床上一躺就是一年。我知道,老伴儿的一生,都是躺着过来的。

躺在床上的老伴儿越来越瘦,似村庄里越来越贫瘠的土地。

我默默地站在床前守着他,泪水打湿记忆。床上躺着的,不只是老伴儿,也有我的影子。

我的背篓里还没捡到几块煤,天就黑了。天黑得很快,像生命的衰老。事实上,我的一生也没捡到什么像样的东西,除女儿出嫁时扔掉的几件破棉袄,儿子结婚时抛弃的两双旧胶鞋,我连前半生的影子都没找到。

垃圾堆里的煤越来越少,捡煤的人越来越多。寒冷冻僵了我的腿,我看不见寒冷是从什么地方漫过来的,也许,它来自我身体内部。我所捡到的那点煤,已不能温暖我那几根生锈的骨头。煤燃烧散发出来的能量,只能供家里煮两顿饭,替老伴儿烘干被尿湿的裤子。偶尔有所节余,就拿去卖,为孙子换回几个零花钱。

回家的路上,视线中的村庄很安静。很多人都睡下了,没有人敢待在野外,怕寒冷把自己冻伤。

我不怕冷,我知道,冬季很快就会过去,冬一过,就是春了。遗憾的是,我生命的冬天已经来临,我看见自己的魂魄裸露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孙子在夜半说胡话,不停地喊:“妈妈、妈妈。”我急坏了,孙子的命比我的金贵。他的呼喊一声强似一声,把黑夜吓得比我还虚弱,恐慌水一般弥漫。

孙子也不容易,三岁起就一直跟着我,四年里总共见过父母两次面。他每天都在回忆父母的样子,一会儿说他妈妈像隔壁的春婶,一会儿说他爸爸像邻居李二爷。他常常一个人站在村口,抬头凝望远方,把村头一条笔直的路望成一个三角形的码头。

孙子的额头很烫,像他的年龄。但他幼小的心肯定很凉,“妈妈、妈妈”,每一声呼喊,都是一道伤。

我颤抖的手从抽屉里抓出一团皱巴巴的纸,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那上面的号码是一条血缘之藤,拴着从我身上跑掉的一块肉。电话通了,儿子在暗夜中的声音微弱而短促:“娘,娃小,病要想法治好。”

当我扛着孙子连摔带爬地来到乡卫生所时,黎明正从我的喘息中醒来。医生揉着惺忪的眼说:“再迟一步,情况会更糟。”

那一夜,比我的一生还要漫长和难熬。孙子的病好不容易痊愈了,我心中的病正在潮水般膨胀。

为给孙子治病,圈里少了一头猪和一只羊,家里仅剩一个饥饿的粮仓。

女儿回来看我。说他哥在工地上干活时被钢筋砸断一条腿。怕我伤心,儿子儿媳隐瞒了实情。女儿的泪水流尽了我一生的委屈。儿子离开村庄时,记得我曾告诉过他:万事小心,城市终究是别人的家园,你的脚沾满泥巴,作为一个农民的儿子,你的根上长满庄稼。可儿子到底还是没听我的话,他总是把我一辈子说的话,当做耳边风。

听女儿说,儿子出事后,包工头怕承担责任,躲了。像一阵风,瞬间匿迹。包工头跑后,儿子的痛苦成了一个笑柄。媳妇心不甘,在工地上喊冤鸣不平,像一个疯子,在招揽看客。工友们躲在角落里,窃窃私语。唯恐大声嚷嚷会惹怒监工,不发给他们回家的路费。

我唯一能做的,是去村头的庙里烧炷香,祈求我流浪在外的儿女不再流浪。

孙子又开始在每天夜里叫:爹……娘……这次他没有生病,他的叫喊是一只幼鸟在呼唤父母归巢。老伴儿似乎也知道了儿子出事的消息,两只凹陷的眼眶装满了浑浊的液体。

我每天都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我担心我那苦命的儿子,在腿断之后,还能否找到回乡的路。

老伴儿走了,走得很平静。他的痛苦终于得到解脱。他从倒下那天起,就已经死过一回。只因舍不得我,他才重新活过来,分担我的苦痛。

柴房里置放的那口棺材,散发出檀木的淡香,那是他几年前亲手打制的。他做事总是那样积极,人还健在,就对后事做了预算和安排。当时我说,咱俩谁先走,谁就睡那口匣子。他说,想得美,我肯定比你先行一步。他的预言果真灵验,他履行了自己的承诺,就像他一辈子对我的呵护和关爱,从未变过。

也许是我没能照看好他的儿子,让他伤透了心,他才狠心撇下我,撒手西去。留下最后一段路,我一个人走。

也许他是心疼我,怕我过生日时,再没人煮鸡蛋给我吃,才提前去到另一个世界,先把鸡蛋煮好,等我过去。

儿子拖着残腿匆忙赶回来时,老伴儿早已入土为安。他的心还是那么善良,他不想让儿子看到自己的狼狈相,他一生都没给子孙们丢过脸。儿子趴在土堆上,号啕痛哭,他第一次发现躺倒的父亲也是一道梁。

老伴儿走后,儿子又去了远方。他怕自己残废后的单腿走不了多远,就把我的孙子也一同带上。他说,乡村到城市的路很长很长,需要一辈人又一辈人不间断地走,才可能望见城市的曙光。

儿子带着孙子走了,我最后的任务就是替他们守住这几间破旧的空房。我怕他们哪天万一走累了,或者被城市的巨手赶出门外,返回村庄时,也不至于没一个遮阳避雨的地方。只要有瓦片的地方,就有根在。有根在,就可以播撒种子,种谷子,种高粱……重建家园,孕育生命的胚芽,等待收获的喜悦。

即使哪天我也走了,我也会将坟堆和老伴儿的垒在一起,共同守着这片土地。直到离开土地的人重新回到土地上来。

不过,目前我尚活着,活着也是活着而已。

活着,是一笔债,从地狱还到天堂,也未必还得清。

前一篇:因为海里还有鱼 || 后一篇:几个苦涩的小数字
返回首页 | 返回泪流时刻 | 返回上页
欢迎您评论此文
姓 名: 验证码:
Email:
评论内容
 
站长:永远的2003-6(我心依旧)QQ:290819514 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liuwang.cn 电子邮箱:290819514@qq.com 
联系电话:15213094481  微信公众号liuwang1968,技术支持:智客网PKM平台开发小组
欢迎加入刘旺老师交流群107250045 教师读书会 184400616 本站在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渝ICP备11006550号
本站资料欢迎转载,但请不用于盈利,并注明出处来自刘老师政治学园。谢谢合作!
欢迎您用资助本站发展,如果您觉得浏览有收获,您可以通过微信给站长转帐1元,微信号码liuwang0303,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