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给我留言
·加入收藏
  首 页 | 教学点滴 | 我心依旧 | 方法技巧 | 经济与社会 | 哲学与文化 | 政治与法治 | 文化生活 | 永远的6班 | 天使11班 | 试题集锦
游客
我的知识库
我的资料
加为智友
发送短消息
栏目导航
本站简介
我的教学观:
将政治课的理论与历史、社会、生活紧密联系起来,以自己渊博的知识、灵活的方法、创新的能力、全新的观念和一颗炽热真诚的心去赢得学生,而不是靠老师的权威去强迫学生学习。
我的目标是:
我的课堂永远都有最新的信息和最好的内容,带给学生理论的魅力、知识的活力、方法的潜力。
我的学生观:
“每个学生都是天使。”
“把我的真心放到你的手心。”
学生评价:
——我打心眼里佩服您渊博的知识,对事物深刻的见解,对政治课教学的独特的思考和对学生学习的远见卓识。在没有遇到您之前,很难想象古板乏味的政治课能如此生动活泼。
——在我将来长大成人,成家立业的时候,必定会记得这样一位老师,一个被我列为心中偶像的老师,一个与众不同的老师,一个博学多才的老师,一个时时都笑容可掬的老师,一个教我做人的朋友。
——生活在这个年代,能够遇到这样的老师是上天的恩赐,感谢有你!
——从来没有如此喜欢一位老师,从没有,直到你的出现!
同行评价:
——一开始只是百度了一个政治的课题,然后找到这儿来。到现在,上刘老师的政治园已经是我的习惯了。
——虽然你我素不相识,虽然我只是不经意的打开你的网站,但这已经足够让我重新审视我自己,重新给我自己的人生进行定位,重新给我的事业寻找落脚点。谢谢您!陌生而又熟悉的刘旺老师。
——通过你的网站已经向你学习了很久。你可能没有意识到,你的网站能改变很多教师。你对教育事业的热爱,对学生的挚诚,你的奉献,你的才华,甚至你所得到的回报,在让我们充满敬佩的同时,是无限的羡慕,同时也让我们很多人都能静下心来思考自己的行为。毫不夸张地说,你是我们的榜样,给了我们很大的动力,这些都不是一声谢谢能表达的。只有以无限的热情投入工作和生活,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刘老师,希望你的热情一如既往,希望你的生活更加美好!
——我是你政治网站的忠实“粉丝”哦。同样作为一名政治老师,你实在有太多地方让我佩服。每次看你的文章我都有很大触动,因为我理想中的政治教师就是像你一样的。很想很想像你一样,让学生在轻松自如的气氛下学好政治。
刘老师政治学园欢迎您!
您的关注、支持、留言、评论是网站发展的动力!
本站资料欢迎转载,但请不用于盈利,并注明来自本站(刘老师政治学园)!谢谢支持!
欢迎您用资助本站发展,如果您觉得浏览有收获,您可以通过微信给站长转帐1元,微信号码liuwang0303,感谢您的支持!
站内搜索
联系方式
·姓名:刘旺
·昵称:永远的2003-6
·QQ号码:290819514
·邮箱:290819514@qq.com
·PKM:www.liuwang.cn
访问统计
·今日浏览总数:3238
·昨日浏览总数:7547
·本月浏览总数:112591
·上月浏览总数:149495
·本站浏览总数:37470285
图标链接
  ·首 页泪流时刻 → 内容正文
湮灭在记忆里的杏树
点击:429 评论:0 2014年5月20日 15:22 作者:连谏 智词:
文字大小【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 】 【可打印版本】 【关闭窗口

说起小时候的事,姐姐常会惊讶,觉得我脑子好,怎么什么事都记得。我就愣一下,然后得意。仔细想想,我是个记忆丰满的人,记得往昔里的很多人和事,甚至记得老家湾里的一坨蒲草、早已荡然无存的荆条丛,还记得紫丁香有点香,那是一种微微苦涩的香,在晚风里,四处飘扬……

记忆是个塞满的仓库,装着往昔的欢乐也装着往昔的痛苦,对我这样一个写字的人来说,是桩幸运。写字不过是刨捡着岁月,研碾着时光的滋味,相比于欢乐,我更在意悲伤,它绵长而久远地驻扎在我的心上,随着追忆的河流,酝酿成璀璨的悲伤。

在我所追忆过的悲伤里,出现次数最多的,有一只老狗、一棵杏树,为此,我写过《杏树下的狗》,除却那只让我流泪的狗,每每想起那棵杏树,我的悲伤都像坚冰下的水流,是沉默的。

我不知道那棵杏树是什么时候栽下的,总之,从我能记得这个世界上的光景时,它就在了,在院子偏西南的方位,不是很高,但树冠庞大,春天的时候,我能轻易地爬到树上,坐在树杈上,在上面吃榆钱,吃很稀少的糖或单饼卷着春葱。那些粉色而妖娆的杏花花瓣,纷纷扰扰,像花瓣雨一样,轻而温柔地落着,每当这样的时候,我喜欢仰起脸,感受花瓣轻轻滑过脸庞的温柔,那是这个世间最美丽的柔软,现在回想起来,我的心,依然湿润。

只是,母亲看见了,会喊我下去,她怕我摇下太多的花瓣,影响杏树坐果,所以,我只有趁母亲在田里忙碌的时候,随便抓起一种什么吃的,爬上杏树。到了夏天,就不可以了,夏天的杏树,会有一种绿色的浑身是刺的小虫子,人一碰,那刺就会自动脱落扎到皮肤,起一片又红又肿的疙瘩,难受得很,所以,吃过几次亏的我,不消母亲喊,也会远远地绕着它走。

我儿时的乡下,还是很贫穷的,除了院子里的果树和菜园里的黄瓜,父母根本就不舍得买水果给我们吃,所以,我最盼也最怕的是每年麦子黄了的季节,因为麦子黄了杏子也就熟了,杏子熟了,也就要开始收割小麦了。

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割麦子更残酷的劳动了,赤热的天里,胳膊被麦芒扎得红彤彤的,汗水一流,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咬着皮肤,太痛苦了,那会儿,谁如果告诉我,以后的人生就是365天割小麦,毫无疑问,我宁肯一脑袋扎到水库里把自己淹死。

在对麦收的恐惧里,看杏子一天天黄了软了,我的心就会剥离掉一点对割麦子的恐惧,多一份糯甜的期盼……虽然说麦黄杏,可杏子真正熟到可以吃,是麦收半个月后,所以,每当割麦割到绝望,我就会想一下马上就熟了的杏子,顿时,人生就不那么面目可憎了……

后来,村里给我家批了宅基地,父亲盖了新房,可我对新房一点儿也不感兴趣,因为新房的院子里一览无余,没有我亲爱的杏树,搬家之前,我一遍遍地问父亲,杏树能不能和我们一起搬过去?父亲踌躇了好久,说杏树太老了,挪过去,怕是会挪不活的,想留在老宅院子里,可我知道,我们搬新家之后,旧的宅基地就要分给别人了,于是,我就哭,觉得父亲的说法,是不想挪它的借口,因为它很大,挪起来很费周折。总之,在搬家之前,只要一说搬家我就要把杏树挪过去,父母若有别的说辞,我就会大哭一场,后来,父亲让我哭得没辙,把杏树的枝头修剪了,挪了过去,挪过去的当年,杏树的枝干上抽了几条羸弱的小枝丫,父亲说怕是难以成活了,我不信,可第二年春天,所有的树都绿了,它还是没有发芽,在确定它死了的那天,我坐在干枯树桩一样的杏树下,哭了整整一个下午,边哭边恨自己,觉得它是我害死的,因为父亲说过了,大树难活……

至今,依然常常想起它,想起我坐在它身子上的童年,它用花瓣的手,温柔地抚摸过我的脸颊……

前一篇:家长会上,一个满身污泥的建筑工父亲 || 后一篇:有所坚守
返回首页 | 返回泪流时刻 | 返回上页
欢迎您评论此文
姓 名: 验证码:
Email:
评论内容
 
站长:永远的2003-6(我心依旧)QQ:290819514 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liuwang.cn 电子邮箱:290819514@qq.com 
联系电话:15213094481  微信公众号liuwang1968,技术支持:智客网PKM平台开发小组
欢迎加入刘旺老师交流群107250045 教师读书会 184400616 本站在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渝ICP备11006550号
本站资料欢迎转载,但请不用于盈利,并注明出处来自刘老师政治学园。谢谢合作!
欢迎您用资助本站发展,如果您觉得浏览有收获,您可以通过微信给站长转帐1元,微信号码liuwang0303,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