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给我留言
·加入收藏
  首 页 | 教学点滴 | 我心依旧 | 方法技巧 | 经济生活 | 哲学教学 | 政治生活 | 文化生活 | 永远的6班 | 天使11班 | 试题集锦
游客
我的知识库
我的资料
加为智友
发送短消息
栏目导航
本站简介
我的教学观:
将政治课的理论与历史、社会、生活紧密联系起来,以自己渊博的知识、灵活的方法、创新的能力、全新的观念和一颗炽热真诚的心去赢得学生,而不是靠老师的权威去强迫学生学习。
我的目标是:
我的课堂永远都有最新的信息和最好的内容,带给学生理论的魅力、知识的活力、方法的潜力。
我的学生观:
“每个学生都是天使。”
“把我的真心放到你的手心。”
学生评价:
——我打心眼里佩服您渊博的知识,对事物深刻的见解,对政治课教学的独特的思考和对学生学习的远见卓识。在没有遇到您之前,很难想象古板乏味的政治课能如此生动活泼。
——在我将来长大成人,成家立业的时候,必定会记得这样一位老师,一个被我列为心中偶像的老师,一个与众不同的老师,一个博学多才的老师,一个时时都笑容可掬的老师,一个教我做人的朋友。
——生活在这个年代,能够遇到这样的老师是上天的恩赐,感谢有你!
——从来没有如此喜欢一位老师,从没有,直到你的出现!
同行评价:
——一开始只是百度了一个政治的课题,然后找到这儿来。到现在,上刘老师的政治园已经是我的习惯了。
——虽然你我素不相识,虽然我只是不经意的打开你的网站,但这已经足够让我重新审视我自己,重新给我自己的人生进行定位,重新给我的事业寻找落脚点。谢谢您!陌生而又熟悉的刘旺老师。
——通过你的网站已经向你学习了很久。你可能没有意识到,你的网站能改变很多教师。你对教育事业的热爱,对学生的挚诚,你的奉献,你的才华,甚至你所得到的回报,在让我们充满敬佩的同时,是无限的羡慕,同时也让我们很多人都能静下心来思考自己的行为。毫不夸张地说,你是我们的榜样,给了我们很大的动力,这些都不是一声谢谢能表达的。只有以无限的热情投入工作和生活,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刘老师,希望你的热情一如既往,希望你的生活更加美好!
——我是你政治网站的忠实“粉丝”哦。同样作为一名政治老师,你实在有太多地方让我佩服。每次看你的文章我都有很大触动,因为我理想中的政治教师就是像你一样的。很想很想像你一样,让学生在轻松自如的气氛下学好政治。
刘老师政治学园欢迎您!
您的关注、支持、留言、评论是网站发展的动力!
本站资料欢迎转载,但请不用于盈利,并注明来自本站(刘老师政治学园)!谢谢支持!
欢迎您用资助本站发展,如果您觉得浏览有收获,您可以通过微信给站长转帐1元,微信号码liuwang0303,感谢您的支持!
站内搜索
联系方式
·姓名:刘旺
·昵称:永远的2003-6
·QQ号码:290819514
·邮箱:290819514@qq.com
·PKM:www.liuwang.cn
访问统计
·今日浏览总数:6111
·昨日浏览总数:5892
·本月浏览总数:125344
·上月浏览总数:240887
·本站浏览总数:31297679
图标链接
  ·首 页校园记忆 → 内容正文
涂一高老师自述:百年沧桑广益情
点击:739 评论:0 2017年4月6日 8:25 作者: 智词:
文字大小【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 】 【可打印版本】 【关闭窗口

    

    蹉跎岁月的留存宽慰,对我不无教益。值此95岁高龄之际,重拾久闲之笔,写下渐渐远去的往事,献给我深深爱着的广益中学。

 

      大巴山里的读书郎

 

    我于1923年元月出生在位于大巴山南麓的四川省开江县一户农民家庭。母亲生了四个子女,我是长子。家里世代务农,至父亲一代,仅薄田数亩,极其艰难地维持一家八口(祖父母、父母、四个孩子)生计,常以瓜菜充饥亦难熬至秋收。无奈之时,只好告贷亲友,秋后高利贷返还,家境窘迫如此,仍艰难地供我读书。

    我的小学和其他孩子一样,是在家乡的村子里上的,在童趣戏玩中稀里糊涂就小学毕业了。初中阶段,我尤其喜爱数学课,每每沉浸在冥思遐想中,仿佛神游天外。慢慢地,我对数学渐有开窍之悟,解题越来越顺手。后来,我被同学们尊为"数学大王"……

    初中毕业,我年仅15岁。由于年幼,无社会关系,求学无门,父母让我挣钱补贴家用。适逢绥定联中附设简师招生(免伙食费),笔试合格后,由县长面试。见我最小,问我为何不上高中、读大学而考师范?是不是麻脚放风筝,起翘不高?答曰:家贫不济!看我牙齿深黄,问:怎么不用牙膏漱口?答曰:无钱买,就告诉我以盐代之。不知是因怜悯之心,或是我成绩过关,终于幸运地被录取。父母大喜,认为再苦一年,即可毕业挣钱。当时我却高兴不起来,甚至感到自卑。隐忧的是出生贫寒,父母无力供我念高中、读大学。悲戚之余我又自我宽慰,若不是我从小聪明好学,深得父母喜爱,引得乡邻羡慕,可能连小学、初中也上不了。

    然而,念师范也要用钱,如买书,制校服等。家里倾全力保我一人,弟妹才十二三岁,被迫失学,以纺纱织布来供家用及我的读书零用。他们连初小都未读完,就辍学当了童工。

    就读简师一年,是在日机轰炸中度过的。日机轮番疲劳轰炸,夜以继日,饥寒交迫,欲睡不能。有宁愿被炸死者,也不愿再跑,我们这些学子与日寇真有不共戴天之仇。

    毕业后,我被介绍到开江县民众教育馆任馆员,负责管理图书,编写壁报,教识字班。馆内工作大半年,幸遇馆长是我小学老师,其他两名科员系挂名领工资,到处兼职,工资比我多两三倍,心甚不平。奈何人家有权,有背景,我只有兢兢业业工作,以保饭碗。我的微薄工资,悉数上交父母,连吃饭也是在家,父母说添人添筷子,可以省钱。

    民众教育馆工作无寒暑假,干了半年,馆长易人。我亦厌倦这一工作,经亲友介绍至城关西分小学,这里离家近,吃饭上班方便。临近开学,我未被续聘,流离街头,恰遇简师同学,介绍到达县太家乡教书,工资仅糊口而已,无钱接济家用。后瞒着父母,与同学一道赴达县考上省达中,时间是1941年暑期。

    为避日机轰炸,省达中迁址达县檀木场,距开江35里。父亲在满姨家(幺姨)借了两石黄谷交学费,约定秋后还三石。高中三年是我家最困难的日子,弟妹为了我的学费,被父亲逼着三天两匹布地赶,母亲忙着倒线以供织布。春耕时父亲又忙于车水、犁田。一家上下忙忙碌碌,个个瘦骨如柴。我周末回家目睹此状,不觉心酸落泪,发誓学习古人头悬梁、锥刺股的精神,立志从我这一辈起步,要变农耕之家为书香之家,改变世世代代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状况。

    高中三年无寒暑、无稍懈,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放在学习上,连春节也不例外。苍天不负有心人,1944年高中毕业,同时考取上海交大和同济大学两所名牌大学。

    考上大学喜忧交织,虽然两所大学皆提供甲等助学金,免伙食费,但是从开江到重庆(抗战期间两所大学迁址重庆)的路费,学习书籍及零用都得花钱,这可苦了父亲。此时,师生为我庆贺,亲友登门道喜,我却再次忧心忡忡,独陷迷茫。经家族亲友协商,一家出一石黄谷,为我凑足路费学杂费。还来不及喘口气,暑期我又被毒虫叮咬,开始“打摆子”,先冷后热,由隔天一次到一天一次。父亲请了不少名医,均无能为力。学校开学之际,我抱病到了万县,亲友见我瘦弱的身子,力劝我回家休养。遂向学校告假一月,返回老家。殊不知病情依旧,毫无转机,身体与经济皆不允许我按期返回校园。我别无选择地休学在家,静待半年。本欲重起炉灶,再考大学,孰料此念终因家贫,且抗战胜利后上海交大、同济大学均迁回上海,未遂夙愿,至于终生遗憾。每念此事,追悔莫及!

 

村小讲台雏鸟初啼

 

    在家半年,病体初愈,我重整旗鼓复习功课,不敢懈怠。除加深学习中学各科知识外,还自学了一些大学数理化课程。1945年,我的同班同学邓迂顺在自己家乡宣汉王家乡任小学校长,邀我作教导主任顺便帮助他复习功课。半年后,邓考上大学辞去校长,我亦回家任教。

    由于在学校读书时,本班及低年级同学常找我当辅导老师,特别是我考上交大、同济后名声在学校及家乡早已传开,不少富家子女邀我去做家庭教师。

    1945年下学期,我回到家乡任教小学。1946年上学期在开江城关中心小学北小任教。我教六年级语文、算术、自然包班。当年全班40名学生以特优成绩全部升入开江中学,开江中学录取的前十几名学生皆出自我班。在暑期小学教师培训学习时,我的语文、算术成绩双双名列第一,一时名震县城。这时已经不是我找工作,而是各重点学校争相聘我,以为学校增光、增荣誉。1946年下学期城关二校(南校与西校)聘我为西校班主任保毕业班,下学期毕业班在南校,又调到南校保毕业班。我的志向并不仅限于小教,且认为初中完全可以胜任。

 

     艰难跋涉风波起

 

    一个偶然的机遇,我在重庆教书的亲戚来信,介绍我到巴县蔡家乡乐一中学教书。我旋即整理行装,辞别家乡前往重庆,开始了中学教学生涯。

    刚开始教初中数学、化学。我虽初来乍到,但驾轻就熟。半年期满,由于校长易人,遂去沙坪坝另谋工作。亲友萧世奎在新桥适存高商教数学,他为我东奔西跑。时遇秀山中学、师范来渝招聘教师,适存高商教师金礼文的爱人是秀山人,在地下党刘沛丰(秀山人)、庸育珪(黔江人)的介绍下,我与地下党员罗广斌(《红岩》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