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给我留言
·加入收藏
  首 页 | 教学点滴 | 我心依旧 | 方法技巧 | 经济生活 | 哲学教学 | 政治生活 | 文化生活 | 永远的6班 | 天使11班 | 试题集锦
游客
我的知识库
我的资料
加为智友
发送短消息
栏目导航
本站简介
我的教学观:
将政治课的理论与历史、社会、生活紧密联系起来,以自己渊博的知识、灵活的方法、创新的能力、全新的观念和一颗炽热真诚的心去赢得学生,而不是靠老师的权威去强迫学生学习。
我的目标是:
我的课堂永远都有最新的信息和最好的内容,带给学生理论的魅力、知识的活力、方法的潜力。
我的学生观:
“每个学生都是天使。”
“把我的真心放到你的手心。”
学生评价:
——我打心眼里佩服您渊博的知识,对事物深刻的见解,对政治课教学的独特的思考和对学生学习的远见卓识。在没有遇到您之前,很难想象古板乏味的政治课能如此生动活泼。
——在我将来长大成人,成家立业的时候,必定会记得这样一位老师,一个被我列为心中偶像的老师,一个与众不同的老师,一个博学多才的老师,一个时时都笑容可掬的老师,一个教我做人的朋友。
——生活在这个年代,能够遇到这样的老师是上天的恩赐,感谢有你!
——从来没有如此喜欢一位老师,从没有,直到你的出现!
同行评价:
——一开始只是百度了一个政治的课题,然后找到这儿来。到现在,上刘老师的政治园已经是我的习惯了。
——虽然你我素不相识,虽然我只是不经意的打开你的网站,但这已经足够让我重新审视我自己,重新给我自己的人生进行定位,重新给我的事业寻找落脚点。谢谢您!陌生而又熟悉的刘旺老师。
——通过你的网站已经向你学习了很久。你可能没有意识到,你的网站能改变很多教师。你对教育事业的热爱,对学生的挚诚,你的奉献,你的才华,甚至你所得到的回报,在让我们充满敬佩的同时,是无限的羡慕,同时也让我们很多人都能静下心来思考自己的行为。毫不夸张地说,你是我们的榜样,给了我们很大的动力,这些都不是一声谢谢能表达的。只有以无限的热情投入工作和生活,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刘老师,希望你的热情一如既往,希望你的生活更加美好!
——我是你政治网站的忠实“粉丝”哦。同样作为一名政治老师,你实在有太多地方让我佩服。每次看你的文章我都有很大触动,因为我理想中的政治教师就是像你一样的。很想很想像你一样,让学生在轻松自如的气氛下学好政治。
刘老师政治学园欢迎您!
您的关注、支持、留言、评论是网站发展的动力!
本站资料欢迎转载,但请不用于盈利,并注明来自本站(刘老师政治学园)!谢谢支持!
欢迎您用资助本站发展,如果您觉得浏览有收获,您可以通过微信给站长转帐1元,微信号码liuwang0303,感谢您的支持!
站内搜索
联系方式
·姓名:刘旺
·昵称:永远的2003-6
·QQ号码:290819514
·邮箱:290819514@qq.com
·PKM:www.liuwang.cn
访问统计
·今日浏览总数:1871
·昨日浏览总数:7636
·本月浏览总数:135016
·上月浏览总数:189974
·本站浏览总数:32148123
图标链接
  ·首 页关注教育 → 内容正文
王开东:校园里有两棵树,一棵是分数,另一棵还是分数!
点击:35 评论:0 2018年12月7日 15:10 作者:刘旺 智词:
文字大小【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 】 【可打印版本】 【关闭窗口

这几天,北京城关区小学女校长柏继明突然刷屏。原因是她在科教频道上的一个访谈。柏校长说:“我特别愿意老师啊,把学校工作做好,同时也要把家里头经营好。”家里经营不好的老师,也不算是好老师。

她从不表扬带病坚持工作的老师。她说,有病赶紧去瞧,不能把小病养成了大病。

她坚持老师要散养。“老师是一个高度自觉的群体,散养老师,让老师把这种高度的自觉传递给孩子多好。”

她还拒绝形式主义,鼓励老师不写教案,不做无用功。每学期交两篇精品教案就可以了。

她从不搞签到,不刷脸,不把老师圈在校园里,她还鼓励老师有事相互调剂,可以提前走……

但谁都没有想到,这个散养的学校,老师的出勤率居然是最高的。这个没有教案的学校,教学质量居然是最好的。这个有病就治的学校,老师们一致公认是最健康的学校。校长健康,老师健康,大家都没病。

这一所小小的学校,一下子成为全国教师心目中的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

无数的老师默默转发、点赞,这是无声的表态。他们很愤怒,自己学校有病,病得很重,还没有药。

基础教育的校长,也是老师身份,根本不是官员,只是学校秩序的管理者。但不少人把校长当官做,长着一张纵欲过度的脸,见了领导就是奴才,见了老师就是主子。只凭这副精神长相就不属于学校人。但他们在校园里颐指气使,飞扬跋扈。有的校长,甚至从来没讲过一句人话。

柏继明校长为何可贵?就因为她说的都是人话。当然,她说的也都是常识。

但人人都知道的常识,为何这些官僚就不知道呢?

其实官僚怎么可能不知道?只是他们不在乎,因为官僚的首要因素是出政绩,往上爬,爬得越高越好。《锦衣卫》有一句台词:“当别人看到你成功的光芒后,就会忘记你手段的黑暗。”

所以他们才丢弃常识,丧心病狂,不惜一切代价。只不过不惜一切的这个代价是老师,不是他们自己。他们自己是唯一的获利者。

北方的一位网友留言。他们校长是奇葩。这个校长组织了一个班子,监控全校老师的朋友圈和QQ,其根本的想法就是把老师的正常生活全部扼杀掉。

某老师看了一部电影,发了朋友圈。马上被提醒,不能让家长看见了,说我们老师贪图享受。

某女老师发了自己烧的一盆菜,也被校长警告,说小资情调不好,给老师群体抹黑。

还有老师朋友圈感叹周末下班,太拥堵,太累了。校长勃然大怒,说宣扬负能量,勒令老师马上删除……

很多老师感觉,自己一举一动都被老大哥监视着,只能从土里挖出一个小孔,艰于呼吸视听,哪里还能有什么言语?

还是这位校长,进行了伟大的教育创新。他说我没有管理,也不懂得管理,我只认识分数。有分数你就是我大爷,没分数你就是混蛋。每次考试,低于平均分3分的老师,他就要扣钱。超过平均分3分的老师,就能获得奖赏。他认为只有扣钱,老师才会疼。而重赏之下,一定会有勇夫。

但这还不是最恶劣的,最恶劣的是,每次考试结束后,他都要举行公审共判大会。让考得好的老师坐在前面,每个人面前都有席卡,还有鲜花。

然后让考得好的做报告,他们是怎么干得好的,考得差的坐在下面聆听。自己鄙视自己,深刻反思,恨不得自绝于人民。

考得差的老师坐在最后面,角落里,而且没有席卡。这是赤裸裸的打脸。啪啪啪。

一进来,大家一看,谁考得好,谁考砸了。一目了然。分分分,何止是学生的命根,不也是老师的命根?

当年希特勒考得不好,被老师安排坐在角落里,坐在离老师最远的地方。而维特根斯坦,因为考得好,坐在离老师最近的地方。这种歧视,直接导致了希特勒终生对犹太人的仇恨,差一点毁灭了世界。没想到,今天的校园里还这样干,而且是对老师下手。

考得差的老师钱被扣走了,而且就给了考得好的老师。这些老师平常还怎么相处?还怎么集体备课?还怎么同舟共济?这不是拉仇恨,不是人为制造撕裂是什么?

考得好的人做报告,笑得比哭还要难看。他们心里不是坦然欣然,而是惴惴不安。必须要夹着尾巴做人。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这次好,不等于下次好。这次分数拉得越开,抬得越高,下次很可能就会跌得越惨,这就是教育的规律。

在这种恐怖主义中,所有人都在同一条船上,恶性竞争,没有人是最后赢家,除了那个挑起争斗的人。臣不斗,君不安。这种驭人术秘而不宣,但谁人不晓?

校长当然知道老师这个群体是最自觉的群体,而且也是最要脸的群体。要脸是老师的软肋,那么就往软肋里插刀子。既然你最要脸,那么考不出高分,我就要羞辱你,让你脸不是脸,屁股不是屁股。

让你失去尊严,发疯发狂,才能激发出你的狼性。从此你就会六亲不认,只认分数不认人。有了分数,哪管洪水滔天。

还有校长,命令考得不好的老师,下次与学生一同考试。其背后的逻辑是,你教得不好,肯定是你学得不好,所以要回炉重造,和学生一同接受再教育。但这不是目的,目的还是羞辱,在老师脸上贴上霍桑的《红字》。

看到老师和自己一起考试,学生就明白了,这是学校惩罚的手段,这个老师是没用的老师。其结果就是,学生从此更加不信任老师,更不愿听老师的教导。原本平均分差两分,下次就差三分,再下次差得就更多。

想想也是,一个拙劣的老师,一个抬不起头来的老师,怎么能够理直气壮地教育学生?

要命的是,学生会把自己的无能归结在老师身上,怪不得我考得不好,原来都怪老师无能。我不知道这样的做法对学校有何益?对学生有何益?对教育有何益?

有时候,真不能怪罪老师,不能怪岳不群和灭绝师太。不能怪老师恶狠狠地教书。大家都为了一口饭,都为了能活下去。

后来,那位老师伤心地告诉我,办公室里的一大堆女教师,长期失眠,有的还抑郁了,头发大把大把地掉。准备生孩子的老师,怀上了就掉了,怀上了就掉了。保胎也不管用。

我听了,只想大哭,只想骂人,但我不知道哭谁?也不知道骂谁?我知道这样的学校有很多,苦海里的老师就更多。

在这样的高压之下,老师还能怎么办呢?只能奋力挣扎,拼死一搏了。但老师自己拼命不行,还只能把压力转嫁给学生,不断逼迫学生,恐吓学生,榨取学生的健康和时间,获得可怜的一点分数。

在层层盘剥之下,老师穷凶极恶,学生生不如死,校园阴气沉沉,暮气沉沉,死气深沉,也就不难理解了。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如果真有天公的话,气也被我们气死了,还降个屁人才?

很多地方素质教育轰轰烈烈,应试教育扎扎实实。但现在不了,不少地方已经不提应试了,打怪升级之后,他们只提分数。

鲁迅说,园子里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还是枣树。我要说,校园里有两棵树,一棵是分数,另一棵还是分数。

出去开会,不少校长大谈以人为本,实质上是以分为本。我知道他们也就说说而已。但就算说说而已,也还是错的。因为他们基本上聚焦学生,以学生为本,根本不提老师。

学生是来接受老师教育的,老师是执教学生的。如果以人为本,仅仅是以学生为本。不以老师为本,甚至以老师为敌,怎么可能做到以学生为本?其结果还不是残害学生?道理很简单,一个跪着的老师,如何教出站立的学生?

但愿柏校长这样的人越来越多,教育不是拼刺刀,考得不好不会死人。陈志武说,应试教育不转型,就只能培养最低端的劳动力。资中筠先生则更狠,教育不改变,连人种都要退化。

与清风舞,共明月醉

前一篇:郭山:2018,三位普通班主任的“ || 后一篇:人人都可以对教师指指点点?别让它成
返回首页 | 返回关注教育 | 返回上页
欢迎您评论此文
姓 名: 验证码:
Email:
评论内容
 
站长:永远的2003-6(我心依旧)QQ:290819514 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liuwang.cn 电子邮箱:290819514@qq.com 
联系电话:15213094481  微信公众号liuwang1968,技术支持:智客网PKM平台开发小组
欢迎加入刘旺老师交流群107250045 教师读书会 184400616 本站在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渝ICP备11006550号
本站资料欢迎转载,但请不用于盈利,并注明出处来自刘老师政治学园。谢谢合作!
欢迎您用资助本站发展,如果您觉得浏览有收获,您可以通过微信给站长转帐1元,微信号码liuwang0303,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