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给我留言
·加入收藏
  首 页 | 教学点滴 | 我心依旧 | 方法技巧 | 经济与社会 | 哲学与文化 | 政治与法治 | 文化生活 | 永远的6班 | 天使11班 | 试题集锦
游客
我的知识库
我的资料
加为智友
发送短消息
栏目导航
本站简介
我的教学观:
将政治课的理论与历史、社会、生活紧密联系起来,以自己渊博的知识、灵活的方法、创新的能力、全新的观念和一颗炽热真诚的心去赢得学生,而不是靠老师的权威去强迫学生学习。
我的目标是:
我的课堂永远都有最新的信息和最好的内容,带给学生理论的魅力、知识的活力、方法的潜力。
我的学生观:
“每个学生都是天使。”
“把我的真心放到你的手心。”
学生评价:
——我打心眼里佩服您渊博的知识,对事物深刻的见解,对政治课教学的独特的思考和对学生学习的远见卓识。在没有遇到您之前,很难想象古板乏味的政治课能如此生动活泼。
——在我将来长大成人,成家立业的时候,必定会记得这样一位老师,一个被我列为心中偶像的老师,一个与众不同的老师,一个博学多才的老师,一个时时都笑容可掬的老师,一个教我做人的朋友。
——生活在这个年代,能够遇到这样的老师是上天的恩赐,感谢有你!
——从来没有如此喜欢一位老师,从没有,直到你的出现!
同行评价:
——一开始只是百度了一个政治的课题,然后找到这儿来。到现在,上刘老师的政治园已经是我的习惯了。
——虽然你我素不相识,虽然我只是不经意的打开你的网站,但这已经足够让我重新审视我自己,重新给我自己的人生进行定位,重新给我的事业寻找落脚点。谢谢您!陌生而又熟悉的刘旺老师。
——通过你的网站已经向你学习了很久。你可能没有意识到,你的网站能改变很多教师。你对教育事业的热爱,对学生的挚诚,你的奉献,你的才华,甚至你所得到的回报,在让我们充满敬佩的同时,是无限的羡慕,同时也让我们很多人都能静下心来思考自己的行为。毫不夸张地说,你是我们的榜样,给了我们很大的动力,这些都不是一声谢谢能表达的。只有以无限的热情投入工作和生活,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刘老师,希望你的热情一如既往,希望你的生活更加美好!
——我是你政治网站的忠实“粉丝”哦。同样作为一名政治老师,你实在有太多地方让我佩服。每次看你的文章我都有很大触动,因为我理想中的政治教师就是像你一样的。很想很想像你一样,让学生在轻松自如的气氛下学好政治。
刘老师政治学园欢迎您!
您的关注、支持、留言、评论是网站发展的动力!
本站资料欢迎转载,但请不用于盈利,并注明来自本站(刘老师政治学园)!谢谢支持!
欢迎您用资助本站发展,如果您觉得浏览有收获,您可以通过微信给站长转帐1元,微信号码liuwang0303,感谢您的支持!
站内搜索
联系方式
·姓名:刘旺
·昵称:永远的2003-6
·QQ号码:290819514
·邮箱:290819514@qq.com
·PKM:www.liuwang.cn
访问统计
·今日浏览总数:3032
·昨日浏览总数:7547
·本月浏览总数:112385
·上月浏览总数:149495
·本站浏览总数:37470079
图标链接
  ·首 页思想视野 → 内容正文
民国刘文典轶事
点击:104 评论:0 2021年7月5日 18:43 作者:刘旺 智词:
文字大小【 】 【背景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 】 【可打印版本】 【关闭窗口

民国时期,刘文典对庄子研究特别透彻,曾放言道:“全中国懂庄子的就两个半人,庄子本人算一个,乌七杂八的算半个,剩下一个就是我。”如此恃才傲物之人自然很难服气其他人,整个西南联大唯一能让刘文典佩服的,也就是陈寅恪。

刘文典看不起沈从文,碰到沈从文要升教授的时候,刘文典直接嘲讽:“沈从文算什么教授?在西南联大,陈寅恪才是真正的教授,要是我给开工资,陈寅恪应该拿四百块,我拿四十块,朱自清拿四块,沈从文四毛钱都没有。它都当教授了,那我是什么?我岂不成了太上教授?”

就连碰到日军轰炸机袭击,全校师生一起逃跑的时候,刘文典也不忘骂一骂沈从文:“陈寅恪跑是为了保存国粹,我跑是为了保存《庄子》,学生跑是为了保存文化火种,可你这个该死的什么用都没有,跟着跑什么跑啊!”

文人之间,思想上相互争斗,其实也很正常。“文人相轻,自古而然。”三国·魏·曹丕《典论·论文》中如是说。

沈从文当时表面上虽然没说什么,内心肯定已经将刘文典骂了八百遍,不过他也没办法拿刘文典怎么样,毕竟刘文典可是堪称民国第一“狂人”,有骨气也有深厚的文化积淀,就连老蒋都曾被他骂道:“你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

除了《庄子》,刘文典对《红楼梦》也有独到见解,是当时很有影响力的一位红学家,曾对外宣称:“我讲红楼梦嘛,凡是别人说过的,我都不讲;凡是我讲的,别人都没有说过!”

抗战期间,著名红学专家、清华大学国学院主任吴宓在西南联大开课讲《红楼梦》,刘文典对其观点不能苟同,对其水平也不能认可,所以故意唱对台戏,也开课讲《红楼梦》,地点就选在吴宓的隔壁教室。

结果,刘文典的课堂人越来越多,以至于小教室坐不下,换到了大教室,到最后,连最大的教室也坐不下了,只能跑到操场上去讲。

学生全跑刘文典那里听课了,吴宓这边就比较惨了,人越来越少,最后实在讲不下去,只能宣布下课,他自己干脆也跑到操场上席地而坐,和学生们一起去听刘文典讲《红楼梦》,这一听可好,发现这老头果真有两把刷子,从此竟然爱上了他的课,经常抽时间去旁听,不仅限于红学课。

刘文典讲到得意之处,会特意看向坐在最后一排的吴宓,问上一句:“雨僧(吴宓,字雨僧)兄以为如何?”每当此时,吴宓都恭恭敬敬站起来,认真回答道:“高见甚是,高见甚是。”逗得学生们哄堂大笑。此时的吴宓,其实早已是蜚声世界的名教授。

刘文典学识渊博,学贯中西,通晓英、德、日多国文字。他讲授的课程,从先秦到两汉,从唐、宋、元、明、清到近现代,从希腊、印度、德国到日本,古今中外,无所不包。他先后讲授过“文选学”、“校勘学”、“先秦诸子研究”、“大唐西域记研究”、“庄子”、“淮南子研究”、“文心雕龙”、“史通”、“文赋”、“今古文研究”、“玄奘传校注”、“温庭筠李商隐诗”、“陶渊明”、“中国化的外国语”等课程,且有很多独到的见解。他专长校勘学,版本目录学,唐代文化史,是当代我国杰出的文史大师,校勘学大师和研究庄子的专家,是全国著名学者之一。

刘文典有时上课进度贼慢,慢到什么程度呢?一个学期下来只讲了《文选》一书中的半篇《海赋》!

因为刘教授在讲这篇文章的过程中,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旁征博引,而是征引极其繁富,经常一堂课下来只够讲解一句话。这么慢的讲课进度,也是一绝了!

他的学生傅来苏回忆刘大教授讲课时的情形颇具代表性,他是这样描述的:

“开宗明义,讲清课题后,即不再翻阅书本,也没有讲稿或者教案之类,即兴抒发,或作文字的训诂,或作意境的描绘。

有时做哲理上的的探讨,有时作情感上的抒发,引经据典,汪洋恣肆,忽如大江之决堤,忽如神龙见首不见尾。

口渴了,端起小茶壶呷上两口,润润嗓子,讲累了,点燃一支烟,猛吸几口,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兴浓时,击节而歌,无所顾忌。兴之所至,说文论诗,出口成章,左右逢源,挥洒自如,又是几乎到了忘我的境界。”(2021-06-11

前一篇:碎阅读:“天空立法者”开普勒 || 后一篇:科学:理解世界的方式
返回首页 | 返回思想视野 | 返回上页
欢迎您评论此文
姓 名: 验证码:
Email:
评论内容
 
站长:永远的2003-6(我心依旧)QQ:290819514 本站永久域名:http://www.liuwang.cn 电子邮箱:290819514@qq.com 
联系电话:15213094481  微信公众号liuwang1968,技术支持:智客网PKM平台开发小组
欢迎加入刘旺老师交流群107250045 教师读书会 184400616 本站在国家信息产业部备案:渝ICP备11006550号
本站资料欢迎转载,但请不用于盈利,并注明出处来自刘老师政治学园。谢谢合作!
欢迎您用资助本站发展,如果您觉得浏览有收获,您可以通过微信给站长转帐1元,微信号码liuwang0303,感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