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韵》第16期:开不了口

作者:郑杰/字水中学201013

时过境迁,脑海里关于你溽热的往事,足够在我视野里展开成一长卷柔软的质地。

 

失修的水龙头,浸满油渍的排风扇,丢失了一支不完整的拖鞋,写了一半没结果的文章

所有,所有的过节,都像是黑暗中扼住自己喉咙的触角

无数的,数不清的从四面八方砸下来。

血肉模糊

 

很多很多的时候,自己喜欢一个人过

一个人走在墨黑的柏油路上,双手故作矜持的揣在口袋里,耳机里重金属的呐喊冲击着耳膜

摇摇晃晃的走在人们冰冷的目光中

与我相反的是行人们的漠视

他们顶着阳光,慌忙的打着手机,看着泛光的银幕,猥琐的笑。

跟我相比他们像活在另一个星球

格格不入。

那样的陌生感与距离感,就像我们现在所维持的关系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看矫情的小说,煽情的电影还有狗血的肥皂剧

习惯性的用那些明亮的文字,温热的桥段来包围自己。

似乎只有这样我才得以拥有像镁在空气中明亮的燃烧一样,一样青春

那些温热的眼泪,潮湿的记忆,以及招摇撞骗获得的嘘寒问暖

它们都在青春的画布上,撒下铅末,投下阴影。

 

我用我的迁就和容忍,亲手铸就了一把冰冷的锋利的尖锐的匕首

把它们奉在别人的手上

等待被刺穿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