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的艺术(作者:舒国治)

纯粹的流浪。即使有能花的钱,也不花。

有了流浪心念,那么对于这世界,不多取也不多予。清风明月,时在襟怀,常得遭逢,不必一次全收也。

最好没有行李。若有。也不贵重。乘火车一站一站地玩,见这一站景色颇好,说下就下,完全不受行李沉重所拖累。

见这一站景色好得惊世骇俗,好到让你张口咋舌,车停时。自然而然走下车来,步上月台,如着魔般,而身后火车缓缓移动离站竟也浑然不觉。几分钟后恍然想起行李还在座位架上。于是,路上绝不添买东西。甚至相机、底片皆不带。

当你什么工作皆不想做,或人生每一桩事皆有极大的不情愿,在这时刻,你毋宁去流浪。去千山万水的熬时度日,耗空你的身心,粗砺你的知觉,直到你能自发地甘愿地回抵原先的枯燥岗位做你身前之事。

流浪最大的好处是,丢开那些他平日认为最重要的东西。好比说,他的赚钱能耐,他的社会占有度,他的侃侃而谈(或训话习惯),他的聪慧、迷人或顾盼自雄,还有,他的自卑感。

最不愿意流浪的人,或许是最不愿意放掉东西的人。

再好的地方,你仍须离开,其方法,只是走。只要继续走,随时随处总会有更好更好的地方。

流浪,本是坚壁清野;是以变动的空间换取眼界的开阔震荡,以长久的时间换取终至平静空澹的心境。故流浪久了、远了,高山大河过了仍是平略的小镇或山村,眼睛渐如垂帘,看壮丽与看浅平,皆是一样。这时的旅行,只是移动而已。至此境地,哪里皆是好的,哪里都能待得,也哪里都可随时离开,无所谓必须留恋之乡矣。

有一种地方,现在看不到了,然它的光影,它的气味,它的朦胧模样,不时闪晃在你的忆海里,片片段段,每一片每一段往往相距极远,竟又全是你人生的宝藏,令你每一次飘落居停,皆感满盈愉悦,但又微微的怅惘。

以是人要再踏上路途,去淋沐新的情景,去勾撞原遇的远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