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老师教育手记:教育是农业,需要“休耕”时间

一位网友同行在空间里说:“想到明天有晚自习,我今天都不想睡觉了。是不是只要不睡觉,我就一直活在今天?”

清明节,国家法定假期三天,他们学校放了两天,但是老师和学生在假期第二天晚上要回学校上自习。为了这个几乎没有学习效果的自习,学生和老师第二天假期实际上只能休息半天,因为下午就得赶到学校。

看到网友同行的话,我们不禁发出一个疑问:是谁剥夺了本属于老师与学生法定的假期时间?我们的教育质量只能以牺牲合法的休息时间来获得?什么时候,我们的教育才能敬畏生命,尊重生命本身的发育规律呢?

我想起了中国传统农业以及当今世界许多国家在农业发展中实施的休耕制度。休耕不是让土地荒芜,而是让其“休养生息”,用地养地相结合来提升和巩固粮食生产力。休耕制度,既可以让过于紧张、疲惫的耕地修养生息,让生态得到治理修复;也可以通过改良土壤相应出现的问题,增强农业发展后劲,实现真正的“藏粮于地”。

简单地说,休耕,就是让地歇歇、喘口气。表面上看,休耕似乎直接影响了产量,但是它却可以让耕地质量提升,人们有望获得更多优质安全的地产农产品。

著名语言学家、语文教育家吕叔湘先生有一句话:“教育是农业,绝不是工业!”“教育的性质类似农业,而绝对不像工业。工业是把原料按照规定的工序,制造成为符合设计的产品。农业可不是这样。农业是把种子种到地里,给它充分的合适的条件,如水、阳光、空气、肥料等等,让它自己发芽生长,自己开花结果,来满足人们的需要。”

我国著名教育家叶圣陶先生对此极为认同,他说:“之所以教育是农业,绝不是工业,是因为受教育的人的确跟种子一样,都是有生命的!所谓办教育,最主要的就是给受教育者提供充分的合适条件,让受教育者自己发育自己成长。“

如叶先生所说,工业原料没有生命,可任凭你随心所欲,按模制造即可。泥人师傅用模子按泥团,做出的泥人都是一模一样的。可是学生和孩子却绝不是无生命的泥团,这种生按泥人的教育必败无疑。

学校的课程模式,不可避免地带有工业定制生产的色彩。规定内容和进度固然没错,但每个学生都有不同的理解进度,都有不同的知识建构的内在生命节奏。因此,在较为刻板的课程安排之外,一定要给予孩子个性化的考量。

有个故事很多人都听说过。人的头盖骨结合得非常致密和坚固。科学家用尽了一切的方法,要把它完整地分开,都以失败告终。有人想了一个法子,就是把种子放在头盖骨中,给出适宜的温度和水分让种子发芽。发芽的种子便以惊人的力量,将一切机械力所不能分开的骨骼,完整地分开了。

这个过程中,种子到底何时以何种方式发芽,科学家是不可能预定的,唯一能做的,就是给予充足的条件,让它们自由生长。

教育学生,真的不能只关注每天学完什么课程和掌握什么知识技能这类小目标,错把它们当做教育的大目标。一定要觉悟到唤醒学生的心理内力才是教育的总目标。每个学生,都是一颗生命力顽强的种子。只要用合适的方式,唤醒孩子的生命的内力,就能生根发芽,就能爆发出无坚不摧的力量。

每个学习者有其内在的生命规律,只有在学生自由的时候,才能得到天性的最大舒展,才会迸发出惊人的学习能力!教师自身也是如此。选择了教师这个职业,我相信每个老师都想努力高效地搞好教育,管理者需要更多的挖掘教师专业发展的内在动力,而不是以简单拼时间拼精力的方式扼杀这种力量。

如果说,教育是农业的话,那么今天中小学教育特别是中学教育,更需要给学生和老师自由成长的空间。那么,就从周末和法定假期开始,把周末和假期时间还给学生,还给老师,恢复周末和假期的本来意义,让学生和老师都有一个时间和机会,去打造自己独特的人生发展之路,彰显自己生命的独特魅力。(2018-0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