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海宁:那个早上,我邂逅了你的幸福

那是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冷空气于一夜间席卷整个城市。

偏那天一早要出差, 9点的高铁。怕路上堵,7∶30我就裹上厚厚的长羽绒服,戴好帽子围巾出门去打车。

并没有风,但冷空气刺骨,也就在小区门口等了四五分钟,便被冻透了。待出租车停下,我拉开门,一头便扎了进去。

还好,车内暖气开得很足。摘下帽子围巾后,我随意打量了一下车内。干净清爽,纯白坐垫布没有任何污渍,应该是刚刚换上的;更没有其他不洁气息,倒是一股子淡淡的茉莉清香悄然钻入鼻孔——我看到了车前悬挂着一盒小小的清新剂。于是,我忍不住侧转头来打量了司机师傅一眼。

他三十几岁的年纪,寻常相貌,略清瘦的脸庞肤色微黑;而那件深蓝色手织毛衣领口处露出的一点点洁净的白衬衫衣领,却让人看着十分舒服。

说了目的地后,我顺口道,师傅,你的毛衣很好看,还是手织的。

他立刻咧嘴笑说:“媳妇儿织的,给我和闺女各织了一件,好多乘客都说好看。”口吻中透着清晰的得意。

路口红灯。短暂的停车空隙间,他拿起车载对讲机跟同行聊说,我们正在穿行的农业路情况正常,没有拥堵。

听到对方问他,今天咋样,拉了多少活儿了?

他嘿嘿笑,说还行,第一单去开发区,40块钱;接着又拉了三单十几块钱的,现在的客人去高铁站,正在路上呢。我迅速心算了一下大致数目,应该已经过百了。

然后绿灯亮起来,他放下对讲机,专心开车。

其实我并不太习惯跟陌生人攀谈,但不知为了什么,那个早上,我像是被某些东西感染到——或者是车内的暖气,或者是干净的氛围,再或者飘进鼻孔的淡淡茉莉香,以及司机师傅的媳妇给他和女儿手织的同款毛衣;也许,还有他对这一早上几单收入的小知足……突然令我有了攀谈的愿望,于是笑着问他,早上几点开车出来的?

平常都是5点多。他说,今天出来得晚,都6点过了才把车开出来。

又解释道,主要是昨天睡得晚——媳妇和闺女都想吃我做的炸糖糕,收工后我就回去给她们炸了一锅,夜里快12点了才睡下。

还有这手艺呢!我再次笑起来。

他也笑。他好像一直都在笑。小时候我爸妈都去城里打工了,我跟着我奶奶长大。我奶奶手巧,麻花、糖糕、馓子、油条……什么都会做。我是跟我奶奶学的。

他的口吻里再次流露出小得意。然后一边匀速开车在车流中前行一边说道,我做的大盘鸡、清炖羊肉,我媳妇和闺女也都爱吃,说比饭店里的好吃多了。前几天,我媳妇的弟弟过来,我去买了200块钱小龙虾,自己做了一大盆,我们一家子一顿就吃光了。不骗你,味道一点不输外面那些大馆子,还实惠。

我相信。

我真的相信。我能够想得出那一屋子的其乐融融,那种一餐一饭里最寻常、也最真实的天伦之乐。

那是可以触摸到的人生的真幸福。

从农业路高架拐到中州大道后,前面突然出现拥堵。没等我开口,他便先问了我高铁发车的时间,安慰我道,没事儿的,根据我的经验,这种堵车不会超过10分钟。

我点点头,从车窗里看出去,前面满满的车流堵得水泄不通。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信了他的话。

然后,他竟然从左侧口袋摸出手机,打开后跟我说,给你看看我炸的糖糕,昨天晚上我闺女拍的。说着很快找出那段视频来,点开后递给我。

我接过手机,屏幕上,他戴着一个花团锦簇的围裙,站在一口热油翻滚的铁锅前,用一双长长的筷子,一个个翻动着锅里呈金黄色的糖糕。

他的神情,专注又庄重,像是在做一件艺术品。

我甚至听到了锅里油花轻轻爆裂的声响。

滋滋啦啦的声音,在我眼前呈现出幸福的声响。

我可以想象,寒冷冬夜,他在为他深爱的家人做那一锅糖糕时,他那机灵乖巧的小女儿,一边垂涎地期待着,一边拿着手机给他拍视频。而他的妻子,或许那时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煲一部温情的都市剧,手里却一刻不停地给他或他们的女儿织着毛衣。

他们的家不会太豪华,但一定足够温馨。

那些细碎而真实的幸福,自然而然流淌在他们之间,胜过这世上的很多人。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出租车车司机,每天一早6点之前从家中出来,在外边奔波一整天。中午或者会找家熟悉的小面馆坐下来,用十几分钟时间,吃一碗这个城市大多人喜欢的烩面;也或者就在车上随便吃点什么果腹。

下午5点多,把车交给夜班司机后,他会去某个烟火气息浓厚的菜市场——在那里逗留一段时间,精心地路过每个菜摊,挑选家人喜欢的食材。如果某一日收入丰足,也会买些略昂贵的,比如大闸蟹、多宝鱼、扇贝、龙虾,或者精品牛羊肉……他用这种方式宠爱家人,宠爱生活和人生。

也许他没有念过太多的书,如今他拥有的真实的幸福,是靠着勤奋打拼出来的。幸运的是,他也遇到了懂得和珍惜这份心意的女子,有了可爱的孩子,然后相互陪伴,在简单的日子里,享受简单的快乐。

多么好。

我认真看完视频,把手机还给他,由衷赞美了他的手艺。

他接受我的赞美,说,这些都是奶奶留给我的,每次我做这些东西,就想起她来,就好像她还在一样。

几句寻常却又充满某种深刻寓意的话,竟潮湿了我的眼眶。

真的如他所言,差不多10分钟后,拥堵结束,道路畅通了。

很快到达了高铁站。微信支付后,我下车。他冲我摆摆手,一路平安啊。

我说谢谢,你也是。

然后我们对视笑了笑。

也是这个时候,清晨的太阳越过了前面一栋高楼的楼尖,突然呈现,迸射出柔和的金黄色光芒。

我回头,他的车已经驶入车流远去了。

我随着人流走入候车室,前路漫长,有各种未知。如我,如他。但毫无疑问,这个早上对我来说,是温暖而充满希望的。

我没有对他说,其实我真的非常感谢他,让我邂逅了他那些微小的幸福。

他让我在某个刹那,觉得俗世里这所有的一切都很美好,而那样的美好,让我对生活充满了希望。

有时候,那么一刹那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