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养人性:从古典学角度为通识教育改革辩护》

喜欢阅读的人,面对一本没有读过的书籍,总是满怀期待;喜欢美食的人,听说一种没有尝过的食物,总是充满渴求;喜欢旅行的人,知道一个没有去过的地方,总是心生向往。

这实际上都是对未知世界的一种发自内心的探求。因为求知是人的天性,求真知则是求知的自明性目的,真理是人们活动的重要尺度。我们都熟悉一句话:实践是检验真理得唯一标准,可是我们的教学中,学生们都是在阅读或聆听中掌握知识,这些知识都是真理吗?

真理作为对事物本质与规律的认识,从来不是直接显露在我们的眼前。真理总是喜欢“隐藏”自己,不会赤裸裸地呈现。两千多年前,庄子说: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

这三句话从天地、四时、万物三个维度,分别指空间、时间、物质本身的“自然之理”。这些自然之理是无需再进行解释的,因为在万事万物的本质之前,任何的语言和文字都将失去意义。

面对这样的现象,孔子也提出了疑问:书不尽言,言不尽意。然则圣人之意,其不可见乎?文字无法完全表达嘴里想说的话,而语言也无法完全表达清楚的意思。那么圣人真正想要表达的最深层的最隐秘的意思,我们是否就没有办法探寻到了呢?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达致真理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甚或是十分艰难的。“真理能引起痛苦,能使人灰心绝望。然而它,不问内容如何,单单由于是真的,也就能令人深得安慰了,因为:真理毕竟是有的。”相信真理的存在是人类精神的深层慰藉和一切科学得以可能的前提。古今中外,无数志士毕生致力于真理追求甚至因之付出生命。

亚里士多德有句广为人知的名言: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原话为“虽然友爱与真两者都是我们的所爱,爱智慧者的责任却首先是追求真”——被传为千古美谈,也被千百万学人奉为金针。

科学求真,人文至善。这本应该是社会进步不可或缺的两个方面。但是在近代以来科学取得非凡成就的同时,人类的精神家园却给人飘零之感。越来越细致的专业划分与专业分工,直接导致我们的视野与努力局限在一个越来越狭隘的领域,人文情怀的缺失,我们不得不面临如何从“单面人”走向“整体人”的教育反思与变革。

因为北京师范大学名师工作坊,结识了致力于教育哲学教学与研究的张华军博士,深深认同她组织的读书活动,以及通过阅读与学生互动深入探讨的一种教学模式。疫情期间,她特地给我推荐了一本书,就是玛莎·纳斯鲍姆的《培养人性:从古典学角度为通识教育改革辩护》。从网上买来了这本书,虽然作者是站在西方大学教育的角度,对于人文教育的实践探索与深度思考,但作者放眼世界,对非西方文化,对非洲裔文化的研究,以世界公民的思维,反思教育如何培养美好的人性,可以带给我们很多对于教育的启迪。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人文情怀属于最优秀的文化遗产,这与现代西方非理性主义哲学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儒家强调“至诚如神”,“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王阳明亦明确指出,“诚是心之本体”。在中国古人看来,真诚乃由心发,是心灵的开放,是通往真理澄明之道。一如庄子所言:“内直者与天为徒”。海德格尔则认为,真理从来不意味着认识的某种性质、状态,而与人的存在相关,“真理的本质揭示自身为自由,自由乃是绽放的、解蔽着的让存在者存在。”

正因为真诚由心而发,即操之在我,而不若真相、真理并不完全取决于自身,所以理论上真诚是每个人在任何时候都可能做到的。“反身而诚,乐莫大焉!”不管真相、真理是否到来,我们首先要做到真诚。真诚先于真理,不同真理持有者因为真诚而能“和而不同”。因为真诚,真理也不会永远不来,只要有的话。

书,是人类思想最庞大的载体,打开一本好书,就打开了一扇通往真知的大门。无数先哲终其一生的经验与智慧,都被浓缩在字里行间。伟大的真理都是朴素的,未来的每一天,希望我们都能够:没事早点睡,有空多读书。(2020-0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