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咏《终南望余雪》

公元724年,出身寒微,却好学深思,好文多才,善于写诗的祖咏参加了科举考试。科举考试是当时的读书人做官从政最为重要的手段,对于那些门第家不那么显赫,没有办法走捷径"斜封官"的寒门学子而言,尤其如此。

唐代科举考试的门类科目很多,其中有一个门类就是做诗,考官拟定一个题目,规定好诗歌的体裁,考生们根据要求去作诗。通常来说,这种命题、命体裁,而且要求在规定时间内完成的诗,质量不会太好,更何况,科考考场的环境,考生所承受的压力可能比今天高考还要大,在这种情形下,能写出好诗的可能性确实很低。

唐代的科举考试是一项录取率相当之低的考试,唐代有无数的大诗人,终生被科举所累,考几次考不上最后考的头发花白的人大有人在,连李白、韩愈这样的顶级诗人、文豪,都只能走名流或者权贵推荐,"斜封官"的路子,就足见科举的坑人程度。而命题诗赋,又是科举考试门类里公认最难的。

写诗对于唐人,特别是唐代的读书人而言,基本算是必备技能了,因为大家都会写诗,因此能写出好诗引人注意很不容易,更不要说要在考场上写出来了。

这一年科举的命题诗题目是“终南余雪”。终南,就是长安城南的秦岭主峰之一终南山,而终南余雪,是从古至今长安城的著名的景致之一,这是一个很多人写过,已经写臭写滥的题目,想写出名堂来,难度不是一般大。

而规定诗的体裁又是颇具难度的六韵十二句的五言,许多考生看到题目就知道自己要歇菜了。

但祖咏却很自信,他一气呵成:

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

林表明霁色,城中增暮寒。

—— 《终南望馀雪》祖咏

写完之后就开始呼呼大睡,考试结束,祖咏把诗交给了考官。

考官一看说:"题目要求是六韵十二句的五言,不是五言绝句啊,你这诗没写完呢。"

而祖咏呵呵一笑:"这首诗写到这就可以了,再继续写就是狗尾续貂,我就这样交上去了,看你们阅卷人的审美水平了。"

结果,那一年科考的阅卷官也是一个胸有丘壑,不流于俗的大诗人。他非常欣赏祖咏的这首诗,说这首诗是所有写终南余雪的诗里最好的,结果祖咏就此考中了科举。

祖咏的这首诗虽然不符合考试要求,但却是写得精炼含蓄,俏丽朴实。王渔洋把它与王维的"洒空深巷静,积素广庭闲"及陶潜的"倾听无希声,在目皓已洁"相并列,誉为"咏雪"的最佳诗作。祖咏的《终南望余雪》被后世赞为史上最好的应试诗,且成为入选《唐诗三百首》中唯一的一首应试诗,足见它的高妙。(2020-0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