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图书馆

我们的基础教育需要应试来评价,但是除了应试的教学之外,我们的教育给予学生多元发展个性成长的空间不够,机会太少。

一位网友说,从小到大的学习,基本都是为了考试学习。考什么,老师就教什么,学生也就学什么。然后考完,基本都忘了。从来没有真正阅读过一本书。

直到读了大学,才有机会走进图书馆,从一本书串到另外一本,读书就像找伙伴一样,让一本本书在不知不觉中、拉拉手、见见面,打开了我的一个视野,让我第一次享受到了在书中游泳的乐趣。

回首中小学的时光,重理轻文的教育让我无暇领悟地理的奇妙、历史的悠长、社会发展的曲折,音乐、艺术则几乎不曾存在于我的世界。

为了冲过高考的独木桥,我花费了大量的时间来练就解题技巧而不是学习新知识。应试教育的原罪在于过度强调准确性和速度,它导致我的十二年学习生涯留下了太多空白和遗憾。

那么我们的教育是否可以给学生少留一些遗憾呢?教育改进的路径又在哪里呢?

古希腊的时代,有人问苏格拉底是哪里人,苏格拉底不说“雅典人”,而回答自己是“世界人”。

苏格拉底终究是苏格拉底,视宇宙为自己的故乡,把自己的知识投向整个人类,与全人类交往,不像我们只注意眼皮底下的事。

中小学是基础教育,这个定位就是要让我们的孩子拥有所有基础学科最基本的常识。这样,他们在未来的职业人生中依然具有专业之外的视野。

一个物理学家,也可以在美学上有自己的见识,知道中国水墨画和西方油画有什么区别。

一个画家,不单画画好,还能够懂一些好的厨艺,懂一些天文学,知道太阳还有多少年寿命。

一个诗人,不单会写诗,还能讲讲中国历史,知道明朝财税制度。

一个历史学家,不单懂得清朝有几位皇帝,还应该能倒腾倒腾计算机,装装电脑系统。

无论自己的专业与职业是什么,都能够无穷无尽地追问关于这个世界的道理、关于自然、关于社会。关注周遭,更关注远方;关注切近,更关注历史;关注实际,更关注价值。(2020-12-21

 

刘老师教育絮语327:结合思想政治的学科特点,还有中学生的年龄特点,我相信有一种政治课堂是学生喜欢的,那就是置身于人类数千年知识与智慧的殿堂之中,有深邃的思维,有广博的视野,但却像写散文一样自然优美,像讲故事一样引人入胜。